每周妥拉 – 告訴 אֱמֹר

聚焦的事奉

利未記 21:1 耶和華對摩西說:你告訴亞倫子孫作祭司的說:…

上週妥拉教導百姓成聖的定義,本週針對祭司提出更進一步的要求。我們需要理解為什麼相較於百姓, 神對祭司有額外的要求呢?祭司就像在君王宮殿中服事的御前侍衛,他們維護君王和宮殿的安全、威嚴並保障王的旨意可以順利執行;因此祭司不僅在會幕的工作方式上須遵守一定規則,就連他們的個人生活也會在一定的範圍內受到約束,以確保 神的會幕和命令可以正確運作。

 神給祭司更高的生活規範如「不同親等的奔喪、吃聖物的身份、選擇配偶的限制、健康狀態」…等,是因為祭司的工作牽涉神聖、榮耀的領域,有更高的影響力與危險性,並關係到以色列群體;鬆散與敗壞的祭司體系會將整個群體帶向滅亡之路,因此 神必須對他們的生活行為有更嚴謹的規範,才能維持事奉的質量;他們必須分別自己,專注於神聖的服事範疇,以避免影響事奉的崗位。

提摩太後書 2:4 – 5 凡在軍中當兵的,不將世務纏身,好叫那招他當兵的人喜悅。人若在場上比武,非按規矩,就不能得冠冕。

我們從條例能看到,祭司不能參與親朋好友的喪禮,避免接觸死屍而沾染不潔;不能效仿世俗而褻瀆了聖職;外人來訪時也要注意聖物的管理;娶妻要處女,避免陷入複雜的情感糾紛中。

利未記 21:4 祭司既在民中為首,就不可從俗沾染自己。

如果 神對祭司沒有更高的生活標準,任其隨心所欲,將引發各層面問題如 : 不潔淨、干犯聖物、被異教或世俗同化、家庭糾紛、…等,就會直接影響會幕運作。倘若祭司生活混亂,不僅損耗他們的心力,也會導致他們無法保持警醒、敏銳、專心地來事奉 神。

 神不是要人受苦才能保持神聖,而是身居要職就需事先杜絕非必要的干擾;因為愈重要的工作,所要求的規範就愈多,特別是影響群體越大的領袖,就會伴隨妥拉更高的標準。

這目的第一是聚焦事奉,使事奉者有足夠的心力管理。

當事奉 神的人在生活上愈沒規範,其管理的心力耗損就愈大,因為他必須要不斷在瑣碎和混亂中進行管理和協調,多個思路和瑣事來回切換,當細膩的變化發生時,會因心力不足而無法察覺。反之,當管理的範圍縮小,變成更單純的生活,就愈能聚焦在一件事情上,進而提升事奉的質量。

然而,事奉的質量是對群體是最核心的關鍵,若事奉質量本身就不高,如何期待帶領群體靈性的提升呢?當領袖蠟燭好幾頭燒,我們如何期望長期帶出好的果效而不枯乾呢?

現今的工作或事奉環境,經常是讓人分心,而不是讓人專注的。各種管道、方法、策略、資訊所帶來的吸引力,讓我們像多頭馬車什麼都做,使我們心力分散與耗損在各樣事上;還得面對世俗的期待,為了被人們所接納,試圖滿足各種的需求。

我們不難發現,越是長期一心多用,工作的質量、思維的深度就會不斷降低,所以如果外邦教會深陷忙碌,事奉就會逐漸空轉。因為愈忙碌的人,愈容易困在舊思維,甚至輕忽顯而易見的錯誤,無法查究盲點和省思;更別說有心力去深度思考一個全新的思維,在心裡反覆咀嚼新的啟示,而有能力去轉換到新模式。

我們若發現自己忙碌到一個地步,已經讓我們沒有思考的餘地,那就應該要停下來,仔細的省察,哪些事情是多餘而耗損我們心力的,也許這些事情已經導致我們偏離了事奉的核心許久卻不自覺。

利未記 22:9 所以他們要守我所吩咐的,免得輕忽了,因此擔罪而死。我是叫他們成聖的耶和華。
馬太福音 25:21 主人說:好,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,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,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;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。

第二,祭司生活是事奉的根基,當從生活中穩固事奉。

祭司條例能讓我們看見,如果我們的事奉,只求恩賜與能力上的出眾,並不要求在生活方面更嚴謹的規範。終究會發現,我們的生活繁雜的思緒、負面的狀態,在心力不足時就會使我們的事奉出現瑕疵,像是婚姻問題、教育問題、財務問題、罪的問題…等,都是從生活層面使一個領袖跌倒,進而影響到群體。

當仇敵腐蝕和滲透到祭司的生活,就會逐漸的從生活中瓦解事奉的能力,仇敵將從內部破壞群體。同樣的,當我們生活愈世俗化,我們也就不自覺在事奉中,將世俗的毀壞帶進群體。

利未記 21:8 所以你要使他成聖,因為他奉獻你神的食物;你要以他為聖,因為我─使你們成聖的耶和華─是聖的。
瑪拉基書 2:7 祭司的嘴裡當存知識,人也當由他口中尋求律法,因為他是萬軍之耶和華的使者。

群體同歸一例的成聖

利未記 19:2 你曉諭以色列全會眾說:你們要聖潔,因為我耶和華─你們的神是聖潔的。

出埃及是一個信心的跨越,但成聖卻是關乎生活各層面的轉換,內在需要養成新思維,外在要形成新的生活模式,以至於訓練出配合 神的步調;當我們決定踏上這上行之路,就要面對從思維、判斷、言行、習慣、生活、模式的分別為聖。

妥拉是 神的思想呈現,其中蘊含 神對萬物的判斷,為讓我們學習有同樣的思路去看待與判斷事物,我們不單是晝夜思想,琢磨語意脈絡裡更宏觀的眼界,就不只是白紙黑字的指示,而是背後完整法理的結構。一個成熟的群體只有重要難斷之事務,才會請求裁示;其餘的都會按妥拉的法則判斷而行。然而我們必須觀察,我們是否已經成長到了熟悉法則的階段,還是只憑薄弱的依據或感覺,遇事判不準,其理講不清呢?

孩子的成熟就看判斷力,若三十幾歲連最小的事都不能判斷,什麼事都要回去問父母,那不叫順服與謙卑,而是不成熟。反之,孩子作出讓人覺得有價值與精準的判斷,那就顯出成熟,能被信任而予以更多管理權責。孩子尚且如此,何況 神國度的百姓呢?

羅馬書 8:19 受造之物切望等候神的眾子顯出來。

一個人能有好的判斷,表明他對事物內涵、次序、場景有充足的了解。如同猶太彌賽亞能將妥拉的至理作最清楚詮釋;主耶穌從小守安息日,祂解釋出安息日保全生命的精髓,並列舉出大衛吃陳設餅、安息日羊掉在坑裡…的例子,為要使人明白,若情況特殊時為了保全生命的當下,可以不守安息日。只有對法理不熟悉或刻意扭曲的神學,才會認為主耶穌是在廢掉安息日;實際上耶穌是在進一步解釋,什麼情況是原則,什麼是例外;藉此讓人明白安息日的法理次序,使安息日與妥拉有更和諧的完整性,也讓安息日更貼近生命的次序,得以讓群體有所依循的進入安息日。

利未記 23:2 – 3 耶和華的節期,你們要宣告為聖會的節期。六日要做工,第七日是聖安息日,當有聖會

安息日是 神設立的第一個節期,才接著頒布三大節期;因為安息日是所有節期的基礎,群體若沒有進入安息日循環的作息,停下所有工作,那生活模式是沒有對齊 神的;即便慶祝三大節期,實際卻尚未進入以安息為循環的上行,慶祝之後生活模式仍回到太陽曆循環,沒有進入以月亮為曆法訂節令的安息日循環。這就是為何逾越節之後,神要群體進入七次的安息日才能來到七七節。

創世紀 1:14 神說:天上要有光體,可以分晝夜,作記號,定節令、日子、年歲
詩篇 104:19 你安置月亮為定節令;日頭自知沉落。
利未記 23:15 – 16 你們要從安息日的次日,獻禾捆為搖祭的那日算起,要滿了七個安息日。到第七個安息日的次日,共計五十天,又要將新素祭獻給耶和華。

我們不僅需要進入 神的節期,還需要讓妥拉成為我們的養分,乘駕在節期一層層上行的循環,隨聖靈在不同維度解開妥拉,最終透過節期對齊永生 神的時間和作為,看見國度的樣貌與進程;當 神的百姓找到門進入,就是浸泡在先知性畫面裡,勝過千言萬語,絕不是神學理論研究可以明白的。

利未記 23:44 於是,摩西將耶和華的節期傳給以色列人。

因此妥拉作為 神國度分別為聖的原則,適用於所有屬 神的人,不在乎血統,乃是同歸一例;而祭司是 神設立的職分,進一步的分別為聖,是成為事奉的榜樣。自從人類墮落失去 神的法則, 神就先將妥拉傳予所揀選的亞伯拉罕及他的後裔以色列人,並呼召以色列人要去教導列國,好恢復 神的法則在地上。

利未記 24:10 – 16有一個以色列婦人的兒子,他父親是埃及人,一日閒遊在以色列人中。這以色列婦人的兒子和一個以色列人在營裡爭鬥。這以色列婦人的兒子褻瀆了聖名,並且咒詛…不管是寄居的是本地人,他褻瀆耶和華名的時候,必被治死。

顯而易見的, 神創造世界和法則, 祂的國度從來都沒有兩套曆法、兩套律例,所以若我們不能接受妥拉,那也等於我們不承認 祂的國度權柄;因此我們更要謹慎畏懼,不該隨意褻瀆安息日與妥拉是律法主義,因為那是 主耶和華親口說的。

出埃及記 16:4 – 28 耶和華對摩西說:我要將糧食從天降給你們。百姓可以出去,每天收每天的分,我好試驗他們遵不遵我的法度。…耶和華對摩西說:你們不肯守我的誡命和律法,要到幾時呢?
以賽亞書 58:13 – 14 你若在安息日掉轉(或譯:謹慎)你的腳步,在我聖日不以操作為喜樂,稱安息日為可喜樂的,稱耶和華的聖日為可尊重的;而且尊敬這日,不辦自己的私事,不隨自己的私意,不說自己的私話,你就以耶和華為樂。耶和華要使你乘駕地的高處,又以你祖雅各的產業養育你。這是耶和華親口說的。

而如今外邦教會口稱猶太彌賽亞耶穌為主,若認為猶太彌賽亞國度中有兩個制度,明顯是一種錯誤的神學蒙蔽。我們既然蒙召脫離世上的罪惡,就要割捨「曾在埃及」和「將在迦南」的世俗傳統與思維, 神已吩咐妥拉來使我們分別為聖。

利未記 24:22 不管是寄居的是本地人,同歸一例。我是耶和華─你們的神。
以弗所書 2:19 這樣,你們不再作外人和客旅,是與聖徒同國,是神家裡的人了
彼得前書 1:15 – 16 那召你們的既是聖潔,你們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也要聖潔。因為經上記著說:你們要聖潔,因為我是聖潔的。
利未記 18:3 你們從前住的埃及地,那裡人的行為,你們不可效法,我要領你們到的迦南地,那裡人的行為也不可效法,也不可照他們的惡俗行。

本週的反思

  1. 你認為當生活沒有規範,對事奉有什麼影響呢?你認為事奉的質量的降低,會對群體帶來什麼影響?如何長期有充足的心力管理,並維持穩定的事奉質量?
  2. 你認為 神的節期跟我們生活模式有什麼關係?你過去在節期中學習、領受到什麼?你認為活在 「 神安息日為分別第七天的循環」和「太陽曆一個星期七天,又週休二日的循環」,有什麼不同?
  3. 你認為為何 神說寄居的外人要「同歸一例」呢?耶穌既是彌賽亞國度的王,如果猶太彌賽亞國度讓人有各自的曆法、傳統、規矩,會在社會上發生什麼事呢?你認為我們若說「守神的時間節期、行神頒布的妥拉律例」是律法主義,那表示我們對 神國度的權柄什麼樣的想法和心態?

You May Also Like

每周妥拉 – 所祝的福 וְזֹאת הַבְּרָכָה

每周妥拉 – 側耳 הַאֲזִינוּ

每周妥拉 – 他去 וַיֵּלֶךְ

每周妥拉 – 站在 神面前 נִצָּבִי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