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周妥拉 – 律例 חֻקַּת

紅母牛條例與彌賽亞再來

民數記 19:2 耶和華命定律法中的一條律例…

本週妥拉的主題是「律例」,原文是「חֻקַּת」,意思是「法令、條例」,為單數附屬型。 整段原文為「 זֹאת חֻקַּת הַתּוֹרָה אֲשֶׁר-צִוָּה יהוה לֵאמֹר」,意思是「耶和華命令妥拉中的這一條律例」,強調這一條律例是特別頒布的;繼可拉叛變後,許多領袖被擊殺,死於瘟疫的有一萬四千七百人,以色列來到極大的靈性枯竭和低谷,就在此時 神頒布了紅母牛條例,來解決因著接觸死亡領域所導致的不潔淨。

民數記 17:14 除了因可拉事情死的以外,遭瘟疫死的,共有一萬四千七百人。

紅母牛條例在猶太人眼裡,是超乎人類所能理解的,就連有智慧的所羅門王也無法參透其意。跟其他獻祭條例相比,有太多地方難以解釋,讓人不能理解條例的立意為何;但即便它深奥隐晦,猶太人卻不曾輕看它,仍視它為妥拉不可分的一部分。

進行紅母牛條例不僅繁瑣,且受限於規範使人難憑自己進行。這大費周章製成稀少罕有的除污穢水,不單只是為了潔凈碰觸死屍的人,背後所象徵的意義,如同一個先知性的舉動,揭示末世所要發生的事。

民數記 19:9 必有一個潔淨的人收起母牛的灰,存在營外潔淨的地方,為以色列會眾調做除污穢的水。這本是除罪的。

第一,分別於曠野裡悖逆的死亡,被潔凈後不再與悖逆有份,乃是預備好進入應許之地。

從十個探子報惡信後,以色列人漂流在曠野裡,直到米利暗葬在加低斯時,已經過了三十八年。我們看妥拉記載的比例,明顯可以看到出埃及後兩年有許多事蹟記載,但漂流在曠野四十年裡的事蹟,妥拉卻鮮少著墨,因為在 神看來那是一段虛空、充滿悖逆和死亡的日子。

回到紅母牛條例頒布的場景,為何要用要紅母牛的灰潔凈觸碰死屍的人呢?因為 神起誓舊世代將在四十年裡擔當悖逆的罪,除了持守信心的約書亞和迦勒以外,有六十萬人會漸漸死在曠野裡,他們因著貪欲、抱怨、爭權、違背妥拉…等緣故而死於悖逆的罪。這四十年來 神沈默不語,以色列的靈性在曠野裡走入極深的低谷和枯竭,雖然仍有會幕和雲彩,但營裡卻死氣沈沈。

民數記 21:5 就怨讟神和摩西說:你們為什麼把我們從埃及領出來、使我們死在曠野呢?

然而,喚醒新世代的時刻來臨,紅母牛的灰是從曠野死亡裡將人潔凈,分別出來;以色列就像從死灰當中重生一般,使他們不再和悖逆死亡的不潔有份,不再是在曠野毫無指望,他們靈裡必須甦醒,用信心去看見新世代的使命,因為 神接下來要開始帶領他們走完上行之路的路程,預備成為進入應許之地的全新世代。

以西結書 37:2 – 12 他使我從骸骨的四圍經過,誰知在平原的骸骨甚多,而且極其枯乾。…主對我說:人子啊,這些骸骨就是以色列全家。他們說:我們的骨頭枯乾了,我們的指望失去了,我們滅絕淨盡了。所以你要發預言對他們說,主耶和華如此說:我的民哪,我必開你們的墳墓,使你們從墳墓中出來,領你們進入以色列地。
約翰福音 3:3 耶穌回答說: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,人若不重生,就不能見神的國。

因此紅母牛的條例要潔淨的死亡,是特別針對世代悖逆的罪,同時也警戒新世代的人,要斷絕悖逆之心,免得如同舊世代死在曠野裡;這也是為何用如此罕見的方式來潔凈。

民數記 19:13 凡摸了人死屍、不潔淨自己的,就玷污了耶和華的帳幕,這人必從以色列中剪除;因為那除污穢的水沒有灑在他身上,他就為不潔淨,污穢還在他身上。

第二,意義不同於逾越節條例,乃是進入應許之地前夕的潔凈,揭示猶太彌賽亞的再來。

既然逾越節條例已經將猶太彌賽亞耶穌的救贖揭示,又何需用紅母牛條例講述同樣的事呢?我們看見紅母牛在營外宰殺、獻祭和燒牛的人都變為不潔淨…等,都指出紅母牛條例是指向彌賽亞;但紅母牛其實想指出一個更重要的啟示,它正是經上沒有言明的「猶太彌賽亞會有兩次的顯現」。

民數記 19:12 – 19 那人到第三天要用這除污穢的水潔淨自己,第七天就潔淨了。他若在第三天不潔淨自己,第七天就不潔淨了。…第三天和第七天,潔淨的人要灑水在不潔淨的人身上,第七天就使他成為潔淨。

除污穢水必須在第三天和第七天灑水潔凈,為什麼是這兩個日子呢?在猶太觀點裡,以安息日週期的七日是縮影,揭示人類歷史是七千年,最後一千年是彌賽亞國度。

它指出了這兩個時點是極為特殊的,如果以人類的歷史來看,第三天也就是歷史的中間,這象徵彌賽亞第一次顯現的救贖。第七天也就是最終靠近猶太彌賽亞國度的時點,象徵彌賽亞第二次顯現,就在末世是回歸上行之路的末端,猶太彌賽亞國度建立的前夕, 神會對整個新世代作最後一次潔凈,並再次重申妥拉,將新世代帶入猶太彌賽亞國度。

彼得前書 1:5 你們這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,必能得著所預備,到末世要顯現的救恩。

第三,揭示末世大回歸上行之路,猶太彌賽亞再來收復應許之地的作為。

紅母牛條例不同於其他條例,卻跟逾越節條例有一個雷同之處,它是因為滿足了時間、地點、事件而被揭示出來,就像日蝕在特定的時間和角度才能看到,這類型的條例往往帶有事件的先知性。首先,它特別頒布在眾人悖逆死於曠野的尾聲;再者,它在第七天要再次潔凈,這兩點都暗示了彌賽亞第二次來的奧祕。

以西結書 36:24 – 25 我必從各國收取你們,從列邦聚集你們,引導你們歸回本地。我必用清水灑在你們身上,你們就潔淨了。我要潔淨你們,使你們脫離一切的污穢,棄掉一切的偶像。

先知以西結説「我必用『清水』灑在你們身上,你們就潔淨了」,原文是「מַיִם טְהוֹרִים」,更好的翻譯是「用『潔淨的水』灑在你們身上,你們就潔淨了」,乃是特別指出「符合 神潔淨禮儀的水」,而不是白開水、沒有雜質的水,這字同於「『潔淨』的牲畜、『潔淨』的人」。

經文描述「從各國引導你們歸回本地,用潔淨的水潔凈你們」,這與本週的脈絡是一致的,可以看出 神的意圖非常明顯,在大回歸上行的末段, 神必要潔凈這一群上行的群體,洗去陳舊的污穢。

以西結書 36:26 – 28 我也要賜給你們一個新心,將新靈放在你們裡面,又從你們的肉體中除掉石心,賜給你們肉心。我必將我的靈放在你們裡面,使你們順從我的律例,謹守遵行我的典章。你們必住在我所賜給你們列祖之地。你們要作我的子民,我要作你們的神。

然而結束四十年的曠野,上行之路在跨越約旦河前,最後一卷書就是「申命記」,是 神向新世代再次重申 祂說過的話,好使他們謹守遵行,承受地業。

所以先知以西結同樣指出,潔凈目的是給人一個新心,聖靈必再次讓 神的百姓謹守遵行 神的典章,也必住在應許之地,作 神的子民;以西結幾乎將紅母牛條例的意義揭示了出來,要潔淨上行之路的群體,並且將妥拉重新放在所有 神子民的裡面,最終承受應許之地為業。

出埃及的上行之路 人類歷史
以色列在埃及為奴 人悖於 神的法則而為奴
逾越節救贖的羊羔 猶太彌賽亞耶穌的救恩
西乃山妥拉頒布 七七節聖靈初代教會大復興
舊世代的悖逆倒斃曠野 宗教鬥爭、分裂和拒絕妥拉
紅母牛的灰帶來潔凈 聖靈來恢復希伯來根源
重申妥拉,約書亞帶新世代得地為業 妥拉恢復,猶太彌賽亞耶穌再來

雖然曠野四十年的悖逆與虛空,對猶太人或外邦人都是最真實的寫照,卻不是 神國度的結局。即便群體要反轉歷史的錯誤也將面臨重重挑戰,但 神用紅母牛條例指出末後的盼望,屬 神的百姓將經歷被潔凈的過程,脫去悖逆的罪和死亡,並在末世大回歸的世代迎向嶄新的局面。

新舊世代交替

這篇章最遺憾的是,米利暗葬在加低斯,摩西和亞倫也因為違背聖令而無法進入應許之地。

許多人會問,摩西這一路上勞苦功高,為何 神不能施予憐憫讓摩西進入應許之地呢?因為摩西跨越了他職分的底線,干犯了 神;特別在違背聖令上,他已經擅改了 神的旨意,這嚴重性不言而喻。也正是因為摩西是這麼偉大的一位先知,連他都不能逃避 神所設立的界線,我們更能看出妥拉對領袖的要求是一視同仁的。

雖然摩西和亞倫不能進到應許地,這並不表示他們過去為 神國度所努力都付諸東流;即便整個舊世代在悖逆裡死於曠野,但摩西和亞倫仍奠定許多好的基礎,至少出了埃及,也領受了妥拉,建立了夫長制度和祭司體系,如今也有 神的會幕和擺列整齊的軍營,這些他們都功不可沒。

然而隨著曠野漂流即將結束,新世代奠定在此之上,要延續上行之路未完成的部分,摩西和亞倫也只能寄望於新世代領袖,順利將以色列人領進應許之地;因此 神吩咐亞倫從大祭司退位傳給以利亞撒,也在不久之後吩咐摩西將領袖之位傳給約書亞,將國度重任傳承給了新世代。

但新世代要做什麼呢?就是「得回」過去所失落的,並向前推進未完成的工作。

民數記 13:25 – 26 過了四十天,他們窺探那地才回來,到了巴蘭曠野的加低斯,見摩西、亞倫,並以色列的全會眾,回報摩西、亞倫,並全會眾,又把那地的果子給他們看;
民數記 20:1 正月間,以色列全會眾到了尋的曠野,就住在加低斯。米利暗死在那裡,就葬在那裡。

新世代再次回到加低斯,也就是當年十個探子報惡信的地方;終究 神的百姓要面對相同的挑戰,所以他們必須帶著「信心」,如同約書亞和迦勒看見國度異象,起來行完後面的路程。這指出 神國度異象是按脈絡進行,由世世代代循序的建造,最終才得以完成;上世代毀損的、失落的、不願面對的,就得由這世代去面對;同樣的,如果我們這世代未完成的,後世代也規避不了。

以賽亞書 41:4 誰行做成就這事,從起初宣召歷代呢?就是我─耶和華!我是首先的,也與末後的同在。

而新世代眼下有兩大問題,第一是,從舊世代分別出來, 神必須向新世代重申妥拉在國度裡的重要性。上世代死於曠野的悖逆還歷歷在目,提醒著新世代領袖和百姓,必須重新紮穩腳跟,重修破口,才有穩固的根基承受接下來的使命;熟悉妥拉是基本功,因為若約書亞、以利亞撒或其他領袖藐視和拒絕妥拉,那新世代的結局將會如何是可想而知了。

以賽亞書 58:12 那些出於你的人必修造久已荒廢之處;你要建立拆毀累代的根基。你必稱為補破口的,和重修路徑與人居住的。
約書亞記 1:7 – 8 只要剛強,大大壯膽,謹守遵行我僕人摩西所吩咐你的一切律法,不可偏離左右,使你無論往哪裡去,都可以順利。這律法書不可離開你的口,總要晝夜思想,好使你謹守遵行這書上所寫的一切話。如此,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,凡事順利。

第二是,新世代將直接面對一場又一場的戰役,必須有生命的高度和國度的視野。

愈是靠近應許之地前夕,仇敵敵擋的力道就愈強,就算被列國圍攻,成為眾矢之的都屬平常之事。所以群體清楚國度的藍圖、熟悉法則的實踐、堅定的國度信念…等都成為必要條件;因為當四面圍敵,任何一點期望逃避爭戰的念頭,不僅是不切實際,更會削弱群體的信心;除非新世代有足夠的信念與之抗衡,否則可能在仇敵的驚嚇和恐嚇之中退卻。

申命記 20:3 – 8 說:以色列人哪,你們當聽,你們今日將要與仇敵爭戰,不要膽怯,不要懼怕戰兢,也不要因他們驚恐;…官長又要對百姓宣告說:誰懼怕膽怯,他可以回家去,恐怕他弟兄的心消化,和他一樣。

教會的新世代正興起,我們肯定教會歷史許多先賢所作出的貢獻,他們曾在過去完成許多重要的工作。但現今我們要起來承擔新世代的責任,並檢視、承認、糾正過去錯誤的神學和遺失的使命;唯有群體勇於面對舊世代的錯誤,新世代才可能進入改變和新生,如同以色列人重新回到加低斯,重新面對所跌倒之處。

上行之路的完成,取決於靈性的高度和生命的成熟。新世代必須用「信心」看見國度的異象, 神要我們完成前所未有的工作;相對的,我們也會面臨從未見過的挑戰。

希伯來根源復興仍有一段路要走,我們必須看見 神的國度百廢待興,需要更多人擔起那些重建的工作;當群體成熟,足能以妥拉生活產生對社會的影響力,並外邦人和猶太人兩下合一事奉,才能推進 神國度的工作,突破過去歷史未曾達到的高度。

最終,我們要與以色列一同站立,面對敵擋猶太彌賽亞國度的勢力,與眾聖徒一同得國。

約書亞記 1:6 – 8 你當剛強壯膽!因為你必使這百姓承受那地為業,就是我向他們列祖起誓應許賜給他們的地。只要剛強,大大壯膽,謹守遵行我僕人摩西所吩咐你的一切律法,不可偏離左右,使你無論往哪裡去,都可以順利。這律法書不可離開你的口,總要晝夜思想,好使你謹守遵行這書上所寫的一切話。如此,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,凡事順利。
啟示錄 21:7 得勝的,必承受這些為業:我要作他的神,他要作我的兒子。



本週的反思

  1. 你認為 神特意使用紅母牛的灰來潔凈舊世代在曠野悖逆的死亡,給你什麼啟示?你認為「末世大回歸 神要潔凈群體,並賜新心使人能遵行典章」是什麼意思?你認為我們在先知話語應驗的哪個階段?
  2. 你認為上行之路哪一個部分是最困難的?你認為如果末世要同以色列站立,需要做什麼預備?你認為現在自己欠缺什麼?
  3. 你認為新世代領袖若不要重蹈覆轍,需要做出什麼改變呢?你認為哪些是「得回過去所『失落的』,並向前推進『未完成』的工作」呢?該如何做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