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周妥拉 – 巴勒 – בָּלָק

朗讀全文

【民 22:2~25:9】【彌 5:7~6:8】【羅 11:25~32】

וַיַּרְא בָּלָק בֶּן-צִפּוֹר אֵת כָּל-אֲשֶׁר-עָשָׂה יִשְׂרָאֵל לָאֱמֹרִי

民數記 25 : 11 以色列人向亞摩利人所行的一切事,西撥的兒子巴勒都看見了。

巴勒  בָּלָק
巴蘭  בִּלְעָם
西撥、麻雀 צִפּוֹר   
 敵擋者、撒旦 שָׂטָן      

בָּלָק 的涵義

        本週的妥拉主題 ” בָּלָק ” 中文翻譯為 ” 巴勒 ” 。本篇內容主要描述摩押王巴勒聯合米甸,差遣兩族的長老一同去找巴蘭咒詛以色列,巴蘭為利益所趨希望 神改變心意,容他去咒詛以色列,然而 神只許巴蘭按著祂所給的話祝福以色列,不許巴蘭咒詛一個字,最後 神破壞了巴勒原本要咒詛以色列的計畫,反而透過巴蘭祝福了以色列。

破壞者的反以聯盟

        巴勒的原文為 ” בָּלָק “,意思是 ” 破壞者 ” ,他意圖破壞 神對以色列的命定,並透過咒詛來消滅他們。妥拉特別提到他是西撥的兒子,西撥原文為 ” צִפּוֹר “,是 ” 麻雀 ” 的意思,麻雀是雜食性動物,環境適應力強,體型小而不起眼,人類覺得牠沒有威脅性,因此牠可以輕易融入人群,與之共生。麻雀嘰喳叫的特性,聒噪擾人的樣子,與巴勒散播仇恨,連同米甸、巴蘭咒詛以色列的樣子不謀而合,而這都指向背後的撒旦,牠隱身在人群中,專以謊言、控告和咒詛來迫害 神的百姓,牠是本篇妥拉隱藏的破壞者,也是迫害以色列的主謀,但至高的 神反過來破壞牠的計謀,使撒旦所圖謀的不能得逞。

民數記 22 : 4 對米甸的長老說:現在這眾人要把我們四圍所有的一概餂盡,就如牛餂盡田間的草一般。

        摩押王巴勒因看見以色列打敗侵占摩押地的亞摩利王,又害怕摩押成為以色列下個進攻的對象,於是煽動米甸一起對付以色列,米甸和摩押雖然過去彼此為仇,然而他們竟為了共同的敵人而結盟,聯合起來去咒詛以色列,米甸聽信了巴勒恐嚇威脅的言語,寧願與敵人達成合作的協議。

        巴勒深知他們無法在地上的軍事戰勝以色列,因為以色列有 神的保護,於是他想藉著屬靈的力量來打擊以色列,若他能咒詛以色列,使以色列失去 神的保護,那麼要打贏以色列就不是難事。巴勒知道這場戰爭不是地上的肉搏之戰,而是天上的屬靈爭戰,是黑暗國度對抗 神的國度之戰,巴勒就像被撒但操縱的傀儡,為了破壞以色列的命定,不惜千里迢迢前往哈蘭,用重金聘請巴蘭以法術來施行咒詛,好借助靈界的力量攻擊以色列,他們與撒旦聯合,為了從空中壓制他們,再進而從地面包圍以色列,形成雙重夾擊、四面圍剿的陣勢。

        巴蘭的原文是 ” בִּלְעָם ” ,意思是 ” 非我民 ” 。巴蘭確實能在夜間聽見 神說話,他在中東一帶是遠近馳名的術士,但他貪愛財利勝過於敬畏 神,寧願將恩賜用在不公義的事情以換取財利,巴蘭就如同他的名字,一個徒有恩賜卻不屬 神的子民, 神為何還要使用巴蘭來為以色列祝福呢? 或許 神要藉著巴蘭的口告訴摩押和米甸,以色列是神所揀選的,他們若從所信任的巴蘭聽見, 神命定以色列要得祝福,卻仍舊硬著心敵對 神所揀選分別出來的百姓,那麼 神必然會使審判臨到心存悖逆、一味敵擋 神旨意的他們。

         神向巴蘭表明「以色列是蒙福的,只可祝福,不可咒詛」,但巴蘭一心想著,只要咒詛以色列就可以得到滿屋的金銀,明知道 神不喜悅他去,他仍舊兩次留下摩押使者,希望 神能改變心意。後來 神讓巴蘭去按著祂所指示的說話,巴蘭還心存僥倖的認為,或許 神最後會通融他,讓他稍稍咒詛一下以色列也說不定。

民數記 22 : 22 神因他去就發了怒;耶和華的使者站在路上敵擋他。

        巴蘭的心和巴勒一樣,被撒旦所充滿、也被撒旦所利用,他雖然表面順服 神,但實際上思想的卻是惡,當巴蘭騎著驢子去的時候,耶和華的使者站在路上要抵擋他,抵擋他的原文為 ” לְשָׂטָן לוֹ意思是 ” 作他的敵擋者 ” 。有意思的是 ” 抵擋者  שָׂטָן ” 也被譯為 ” 撒旦 ” 。因此,這裡我們能理解為, 神的使者是為了巴蘭背後的撒但而站在路上要阻止他,只因巴蘭的眼睛被撒但所提供的豐厚利誘給蒙蔽了, 看不見連驢子都能看見的使者。驢子的原文為 ” אָתוֹן ” 意思是 ” 忍耐 ” ,驢子忍耐了巴蘭三次的鞭打,象徵了 神三次忍耐巴蘭的愚頑,巴蘭為利往錯誤的道路直奔,而這一路上神卻三次忍耐,給他機會回轉。

彼得後書 2:15 – 16 他們離棄正路,就走差了,隨從比珥之子巴蘭的路。巴蘭就是那貪愛不義之工價的先知,他卻為自己的過犯受了責備;那不能說話的驢以人言攔阻先知的狂妄。

不信者反對以色列,對比以色列永恆的命定

        巴蘭來到了巴勒的地界,巴勒帶他上去祭拜巴力的高處,幫他築壇獻祭,好施法咒詛以色列民,在這裡巴蘭可以看到以色列全營,他們人數眾多、一望無際,巴勒想讓巴蘭看到以色列的強盛,以激起巴蘭的忌妒之心,並想起他的先祖拉班和以色列先祖雅各的恩怨,使他能由衷發出最惡毒的咒詛來,沒想到 神卻使巴蘭宣告出祝福的話 : 

民數記 23 : 9 – 10 我從高峯看他,從小山望他;這是獨居的民,不列在萬民中。誰能數點雅各的塵土?誰能計算以色列的四分之一?我願如義人之死而死;我願如義人之終而終。

        這段祝福宣告出,以色列是 神從萬民中分別出來的民,他們不流於世俗,不隨從外邦文化,不讓自己消沒在偶像崇拜中,他們願為 神的國度,作妥拉的傳承者,並將自己的生命奉獻給義作殉道者,他們的結局也被 神所認同。

        巴勒見巴蘭不願開口咒詛以色列,於是帶著巴蘭去到瑣腓田,又上到毘斯迦山頂,再次幫他築壇獻祭,好為他咒詛以色列民。 ” 瑣腓 ” 的原文為 ” צֹפִים ” 意思是 ” 小心留意、仔細觀察 ” 。 ” 毘斯迦 ” 的原文為 ” פִּסְגָּה 意思是 ” 裂縫 ” 。巴勒想,既然巴蘭看到以色列的好處都不願意咒詛,那就讓巴蘭仔細觀察以色列的破口,留意以色列的錯處,以狠狠的咒詛以色列,不料 神又不准巴蘭咒詛,只許巴蘭祝福 : 

民數記 23 : 21 – 24 他未見雅各中有罪孽,也未見以色列中有奸惡。耶和華─他的神和他同在;有歡呼王的聲音在他們中間。神領他們出埃及;他們似乎有野牛之力。斷沒有法術可以害雅各,也沒有占卜可以害以色列。現在必有人論及雅各,就是論及以色列說:神為他行了何等的大事!這民起來,彷彿母獅,挺身,好像公獅,未曾吃野食,未曾喝被傷者之血,決不躺臥。

       從經文中,我們看見 神所祝福的以色列是被赦免、潔淨的,並且 神親自與他們同在,成為他們的拯救者、作他們的力量和盾牌,以色列將在列邦中作王,他們因渴慕妥拉和 神的公義而奮戰、甚至不願躺臥、歇息。正如羅馬書 8 章所說的 : 誰能控告 神所揀選的人呢?有 神稱他們為義了。

        巴勒見巴蘭又祝福以色列,於是將他帶到毘珥山頂,再幫他築壇獻祭,好為他咒詛以色列民。毘珥的原文為 ” פְּעוֹר ” 意思是 ” 大大開口的裂縫 ” 。這次巴勒要巴蘭看見以色列明顯的錯處,然後對此名正言順的發出咒詛。但巴蘭經過前兩次的預言後,知道 神不喜悅他咒詛,所以他轉向曠野,曠野的原文是 ” מִּדְבָּר “,他與 ” 說話 מְדַבֵּר ” 同字根,所以這時候巴蘭是特意去看 神說了什麼,他看見以色列是按著支派居住。支派的原文 ” שֵׁבֶט ” 意思是 ” 權杖 ” 這代表權柄,巴蘭明白以色列是照著 神的權柄居住在地上,他們的地業也是 神所命定的,此時 神的靈就臨到了巴蘭的身上,他從來沒有這樣的經歷,過去巴蘭是靠巫術、法術來預言,但現在是 神的靈使他說出 神的話,他竟然有幸作 神的申言者,將以色列的命定宣告出來 : 

民數記 24 : 5 – 9 雅各啊,你的帳棚何等華美!以色列啊,你的帳幕何其華麗!如接連的山谷,如河旁的園子,如耶和華所栽的沉香樹,如水邊的香柏木。水要從他的桶裡流出;種子要撒在多水之處。他的王必超過亞甲;他的國必要振興。神領他出埃及;他似乎有野牛之力。他要吞吃敵國,折斷他們的骨頭,用箭射透他們。他蹲如公獅,臥如母獅,誰敢惹他?凡給你祝福的,願他蒙福;凡咒詛你的,願他受咒詛。

        最後, 神對以色列的祝福和命定就是,她要作為 神的居所, 神的會幕要在她的營中,她的國是 神的伊甸,必要強盛興旺,超過一切敵國,她必成為萬國的祝福,凡祝福她的必要蒙福,凡咒詛她的,必受咒詛。

        巴蘭三次打驢想咒詛以色列, 神卻忍耐巴蘭,以三次祝福以色列來警告巴蘭,證明無論再高的黑暗權勢,或再多祭壇獻祭, 神都不會改變心意去咒詛以色列,以色列的命定也絲毫不會動搖。而巴蘭這個外邦術士,有幸能被聖靈感動成為祝福以色列的,這說明,我們不當去看以色列的錯處,而要去看 神怎麼說以色列,所有反猶的人,都是看以色列的問題,這些問題被人故意找來放大,成為攻擊以色列的破口和理由,但 神卻要我們專注在 神怎麼看以色列,神怎麼說以色列,如此我們才能夠知道以色列真實的身分與命定。這裡有一個原則 : 即便以色列做錯了,都不能咒詛她,因為可以管教以色列的只有 神,而且 神一定會管教以色列,我們不用因為以色列犯錯,就覺得要做些什麼使她得到教訓, 神告訴我們只能祝福以色列,因為以色列是屬祂的。

我們從 בָּלָק 學到甚麼?

對 神揀選的順服

出埃及記 4 : 22 你要對法老說,耶和華這樣說,以色列是我的兒子,我的長子。申命記 32 : 8 – 9 至高者將地業賜給列邦,將世人分開,就照以色列人的數目立定萬民的疆界。耶和華的分本是他的百姓;他的產業本是雅各。

        從回歸的道路中,我們可以看見 神的揀選與次序,以色列的上行,代表著 神旨意的前行,也是 神國度的進程。以色列在 神國度的地位以及和 神的盟約關係,是外邦人永遠無法取代的。外邦人是因著以色列先祖的信心,以及猶太人彌賽亞的救恩,和猶太聖徒的殉道與忠心而得著祝福,我們不能也不該以為,我們的得救能使我們取代以色列,我們反而要確信, 神應許亞伯拉罕的話既應驗了,那麼以色列全家也必然會得救。

        巴蘭願意為利益出賣恩賜的行為,這促使我們反思,我們所擁有的恩賜、服事和屬靈的祝福,是否一樣會被利益所試探和勝過?外邦人是否會像巴蘭一樣,即使看見以色列是被 神揀選的,卻仍以自己為中心,將自己的利益擺在第一位,而不願意放下身段去認同以色列?外邦教會是否礙於面子,不願去承認或改變神學、傳統的錯誤,反而將錯就錯,繼續將錯誤傳承給下一代信徒? 我們是否認為,承認以色列和猶太長兄的重要性,會貶損新約教會甚至牧者的地位? 我們是否認為恢復猶太根源、節期、妥拉,會使我們失去教會的人數、奉獻、權利和名聲?當我們被這些利益驅使時,我們就會像巴蘭一樣,表面是順服 神的,是服事神的,但心裡卻是希望以妥協來換取我們所要的好處,甚至不惜忽略或否認以色列的寶貴,而這就是巴蘭的靈。

        巴蘭的靈使外邦信徒無法順服在 神揀選的次序下,讓人無法謙卑下來幫助以色列進入他們的命定,最終成為敵擋以色列的人,因為人心中反猶的種子最終會造成反叛 神的結局。

猶大書 1 : 11 他們有禍了!因為走了該隱的道路,又為利往巴蘭的錯謬裡直奔,並在可拉的背叛中滅亡了。

        巴勒以摩押王的身分,聯合米甸人和巴蘭來咒詛以色列,這就是歷代反猶組織的縮影,反猶的靈源自於忌妒和懷怨,反猶的結果就是帶來兇殺,就如被撒旦勝過的該隱,他起來殺了他的弟兄亞伯。世界各地的反猶人士都因為對以色列的忌妒和懷怨,藉著反猶組織散播不利以色列的消息和謊言,控告猶太人懷著掌控世界的不實陰謀,使人因為無知、恐懼和憤怒,開始產生排猶心態,進一步拉攏更多的人參與反猶活動。

        面對基督徒就將猶太人影射成敵基督的權勢,面對愛國者就說猶太人已控制國家,面對投資者就說猶太人控制金融,面對人權關懷者就說猶太人對巴勒斯坦人種族清洗,面對社群愛好者就轉貼譏諷猶太人的圖文,面對害怕新冠疫情的就說猶太人製造病毒為了賣疫苗賺錢,反猶者將謊言包裝成各式各樣人們可以接受的訊息,以利更多的宣傳他們的信念,邀請更多人參與他們的計畫,即使他們看似立場不同,但最終就像巴勒、摩押、米甸和巴蘭一等人,聯合成迫害猶太人的組織,以期達到他們消滅以色列的目標。

        摩押的原文 ” מוֹאָב ” 意思是 ” 從父親來的 ” 這個父指的是說謊之父 – 撒旦。他所聯合的米甸 ” 人 ” מִדְיָנִים ” 與 ” 政治 מְדִינִים ” 同字根,所以我們從歷史中不斷看到,撒旦總是藉著政治來迫害猶太人,如埃及、巴比倫、希臘、羅馬、德國納粹、俄羅斯、阿拉伯聯盟等等,這些政治權勢輪流對猶太人進行非正義的剝削、侵略甚至屠殺,而當猶太人起來防衛或反擊時,又往往被冠上不實罪名。不爭的是, 神總是幫助以色列有翻轉性的勝利,甚至在絕境中完成不可能的逃亡與復國。

        無論外邦人在以色列政治、以巴領土問題、殺害耶穌、及猶太人掌控金融….等各種陰謀上控訴以色列,都無法影響 神給以色列的命定和身份,因為以色列是 神所揀選與盟約的民族,他們的軟弱只能由 神管教,不容許外人來爭論, 神訂下的原則就是,能祝福以色列的就能蒙福,因為我們所得的救恩,乃是從猶太人的彌賽亞 – 耶穌而來,反過來說,我們若咒詛以色列,將使我們失去救恩的祝福,因為巴蘭的名字告訴我們,凡被召去咒詛以色列的,就不是 神的百姓。

出埃及記 19 : 5 – 6 如今你們若實在聽從我的話,遵守我的約,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,因為全地都是我的。 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,為聖潔的國民。這些話你要告訴以色列人。

       聖經告訴我們, 神已經揀選了以色列作祂的祭司和國民,我們應當站在幫助以色列進入命定的位置,而不是去攔阻、破壞他們與 神的盟約,更不可興起消滅或取代以色列的念頭,我們若是站錯位置,就是站在敵擋 神的對立面,攻擊的不僅是以色列,更是攻擊 神的國和 神自己了。

         神給以色列最大的祝福,也是透過她所給我們的祝福,就是 神將聖言交託給他們,全地的救主也從她而出,這表示學習聖經和接受救恩的人,都有保護以色列跟愛猶太長兄的義務。 神曾祝福以色列說,以色列是獨居的民,她跟世人不同,以色列不用世俗價值觀和法則來生活,她必須活在 神的律和 神的法則之下, 她必須體現 神國的價值觀,他們是被 神分別出來的一群,並且為了持守與 神的盟約作出許多犧牲,甚至為此付上無數的代價,以致成為撒旦永遠想要攻擊的目標。

        為此,撒旦企圖用列國和異教文化去同化以色列,使他們可以無聲無息的消失,不留下任何的信仰,不把 神的話傳播出去,不把 神國的文化和律法展示給別人。然而 神卻告訴我們,以色列已經被 神命定,要成為列國的榜樣和 神國的縮影,以色列之所以特立獨行,就是她興盛的秘訣,因為他們的靈魂和血液裡刻入了 神妥拉的原則,這就是 神給以色列的祝福,我們若願意祝福他們,就要幫助他們持守妥拉,復興 神所賜給他們的命定,我們可以藉著肯定他們在 神國的地位來支持他們,相信 神的應許必然應驗在他們身上,我們更能透過實行妥拉生活來堅固他們,與他們同行同站立,如此 神必定會祝福我們,使我們成為可喜悅的。

他們是以色列人;那兒子的名分、榮耀、諸約、律法、禮儀、應許都是他們的。列祖就是他們的祖宗,按肉體說,基督也是從他們出來的,他是在萬有之上,永遠可稱頌的神。阿們! 羅馬書 9 : 4 – 5

You May Also Like

每周妥拉 – 過了 מִקֵּץ

每周妥拉 – 他打發 וַיִּשְׁלַח

每周妥拉 – 他離開 וַיֵּצֵא

每周妥拉 – 後代 תּוֹלְדֹת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