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七節(一)

消失的七個安息日

利未記 23:15 – 16 你們要從安息日的次日,獻禾捆為搖祭的那日算起,要滿了七個安息日。到第七個安息日的次日,共計五十天,又要將新素祭獻給耶和華。

對於七七節,它可能不像我們既定的印象,即便我們經常拿它來講道,卻不表示我們已經進入了。

「五旬節」是一個希臘文翻譯,是五十天的意思;但實際上應該稱它為「七七節」,因為原文是「שָּׁבוּעוֹת」,意思就是「週 (複數)」。明顯可以看見,西方神學與希臘思維強調的是「五十天」,而 神的七七節強調的卻是「七週」。

我們需要問,為什麼希伯來語不是稱它「חֲמִשִּׁים (五十)」就好,而是「שָּׁבוּעוֹת (七週)」呢?因為從初熟節開始,神說「​要滿了七個安息日​」,這也就表示七七節的重點在於「經歷七週」,而一週是指 神所創造七日,也就是一個完整的「七天安息日循環」,因此共有七個安息上行循環;這揭示出如果沒有進入七個安息日,就無法進入第五十日,因為它沒有鑰匙將這扇門打開。

人們以為上行之路就像一張機票就解決,想一步登天;但實際上沒有經歷七次安息日的上行,靈裡是沒有對齊 神的七週 (שָּׁבוּעוֹת) 法則所淌流的屬靈之事,何況是第五十天呢?在 神的法則裡是沒有速食餐的,若想要進入,就無法跳過 神所設下的門檻,因為只有滿足要求,才能進入 神分別為聖的啟示領域。

 神吩咐群體守七個安息日,這是一個上行的過程,也是進入七七節最基本的門檻。所以現今我們數俄梅珥正是在經歷這七個安息日循環,為了等候七七節的來到;而當群體已經對齊了七個安息日,就能上行到七七節來領受從 神國度而來的妥拉。換句話說,七七節是包含著七個安息日累積的節期,而不是單獨的那一日。

那為什麼需要七次安息日呢?因為安息日正是妥拉的最基本環境,就像種花的土壤、養魚的水,安息日是 神的時間法則與曆法,支撐整個猶太彌賽亞國度運作,是根基性的。可想而知,當國家沒有曆法,所有事情也就無所適從;同樣的 神國度妥拉遵行必須奠定在 神的曆法上才得以實踐,所以等 神賜下妥拉之後,才能進一步讓 神的百姓更準確對齊於天上國度的權柄。

可想而知,當以色列民出埃及進到曠野,首先 神要求他們就是第六天撿雙份瑪哪,第七天安息;倘若 神的百姓無法在安息日法則裡吃嗎哪,連一條誡命都守不住,那再談論妥拉和 神國度就太遙遠,是不切實際的事。

申命記 30:11 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誡命不是你難行的,也不是離你遠的
約翰壹書 5:3 我們遵守神的誡命,這就是愛他了,並且他的誡命不是難守的。

在七七節的以色列大復興

我們必須知道,猶太人對於節期的體驗和記憶是完全不同於外邦人的。無論是以色列人、猶太彌賽亞耶穌、猶太使徒從小到大,對七七節都再熟悉不過;因此當聖靈在七七節澆灌下來,對猶太使徒而言,不是一件完全意料之外之時間點,也不是全新的節期。他們早在耶穌吩咐他們在耶路撒冷等候時,就隱約察覺七七節將有先知性的大事要發生!

路加福音 24:49 我要將我父所應許的降在你們身上,你們要在城裡等候,直到你們領受從上頭來的能力。

然而,就在七七節他們慶祝 神頒布妥拉的時候,聖靈猛烈澆灌了下來,好像七七節 神降臨西乃山說話那般,他們被聖靈所充滿;在七七節期他們置身在 神說話的應驗裡,好像是西乃山上所呼出的妥拉,又同時是聖靈拜訪的聲音,七七節的內涵進一步被揭示出來。

使徒們的靈忽然經歷很大的甦醒,裡面的火被極大的點燃和焚燒,靈裡對猶太彌賽亞和妥拉生發出一個更強烈的熱愛,國度與盟約的啟示也更深被揭示。他們在聖靈裡看見,聖靈如何跟妥拉重疊在一起,西乃山降臨的國度又如何跟猶太彌賽亞國度重疊在一起。彼得站了起來,他開始傳講猶太彌賽亞耶穌,聖靈大大的催逼他,宣吿耶穌正是他們等候已久的國度受膏者!

出埃及記 19:5 – 20 如今你們若實在聽從我的話,遵守我的約,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,因為全地都是我的。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,為聖潔的國民。這些話你要告訴以色列人。…到了第三天早晨,在山上有雷轟、閃電,和密雲,並且角聲甚大,營中的百姓盡都發顫。摩西率領百姓出營迎接神,都站在山下。西乃全山冒煙,因為耶和華在火中降於山上。山的煙氣上騰,如燒窰一般,遍山大大的震動。角聲漸漸地高而又高,摩西就說話,神有聲音答應他。耶和華降臨在西乃山頂上,耶和華召摩西上山頂,摩西就上去。
使徒行傳 2:22 – 36 以色列人哪,請聽我的話:神藉著拿撒勒人耶穌在你們中間施行異能、奇事、神蹟,將他證明出來,這是你們自己知道的。他既按著神的定旨先見被交與人,你們就藉著無法之人的手,把他釘在十字架上,殺了。神卻將死的痛苦解釋了,叫他復活,因為他原不能被死拘禁。…故此,以色列全家當確實的知道,你們釘在十字架上的這位耶穌,神已經立他為主,為基督了。

猶太彌賽亞已經來了,並且死裡復活,如今聖靈又使全以色列甦醒過來,那一個「扎心」的啟示是聖靈親自印證,這刺入了他們靈魂的深處。瞬間他們想起列祖在曠野的悖逆、他們列王的歷史、他們的滅國、他們的流離,都是因著離棄了 神的妥拉;如今上行回歸到以色列地,他們的彌賽亞竟為以色列全家的罪,在逾越節被殺流血,潔淨了他們,最後死裡復活,應驗了先知以賽亞所說;這如同大光照耀,將黑暗驅散,所有事情都明白了,於是三千猶太人承認耶穌是猶太彌賽亞!

他們在聖靈充滿裡激動的講著,七七節曾如何在西乃迎接 神降臨和妥拉頒布,如今猶太彌賽亞又來應驗在當中!甚至他們會開始唱起彌賽亞的傳統歌謠,高舉著妥拉經卷,極其歡喜的踴躍跳舞!我們不難想像整個會場就像極大的節期慶典,徹夜吟唱妥拉。

一個民族等候上千年的彌賽亞,這夜我們終於遇見了!這夜妥拉和聖靈同為見證!沒有人能用言語形容當下,那從歷史所帶來的深刻與激動。大衛家的耶穌是我們的彌賽亞!我們的彌賽亞!眾先知經文應驗在我們眼前!以色列極大復興來臨的時刻!聖靈開始澆灌在以色列全地上,這是猶太人歷史以來一次極大復興,也是一個屬靈巔峰,當時認識猶太彌賽亞的有成千上萬。

使徒行傳 6:7 神的道興旺起來;在耶路撒冷門徒數目加增的甚多,也有許多祭司信從了這道。

如果我們在當下,我們不會看見現今所有西方教會講述福音的方法,也沒有人在舉手決志和發放福音手冊,因為只單單釋放妥拉與先知書的啟示,就足以讓復興之火燃燒以色列全地;這是專屬於以色列經歷眾先知預言應驗的奇妙時刻,復興之火從耶路撒冷開始,各地無數的猶太門徒開始將猶太彌賽亞的福音帶往整個歐洲。

猶太使徒眼中的七七節,群體進入先知性的應驗,領受啟示的恩膏,不是為了建立新教派,也不是為了復興教會,或建立更多外邦教會,而是告訴自己的弟兄「我們遇到彌賽亞了!」。這是在屬靈裡極大的喚醒,是 神所命定以色列屬靈的大復興,讓以色列去實現呼召,就是作為祭司的國度,成為列國的猶太彌賽亞福音使者。

此後,無論是以色列境內,或在外邦地的猶太人都為此熱心又癲狂,家家戶戶去講「我們的猶太彌賽亞已經來了!就是拿撒勒人-耶穌!」,甚至他們徹夜讀妥拉想迫切知道更多,彌賽亞的啟示在他們心中焚燒,妥拉和先知是怎麼講彌賽亞, 祂又何時會帶來國度,在錫安作王;他們晝夜查考,他們聚集禱告唱詩,我們外邦人是無法想像,一個等候彌賽亞上千年的民族,當時會如何癲狂。

使徒行傳 17:10 – 11 二人到了,就進入猶太人的會堂。這地方的人賢於帖撒羅尼迦的人,甘心領受這道,天天考查聖經,要曉得這道是與不是。
使徒行傳 21:20 他們聽見,就歸榮耀與神,對保羅說:兄台,你看猶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萬,並且都為律法熱心。

而如今,外邦教會如今卻對七七節如此陌生,只在經文上對它有「聖靈降臨」的文字印象。

要特別注意的是三件事。第一,七七節當日甚至都還未有任何外邦門徒、外邦教會的身影,也沒有任何一卷新約聖經;經文裡「聖經」這個詞,指的是猶太希伯來文經典「律法書、先知書、聖卷」的總稱。

使徒行傳 18:24 有一個猶太人,名叫亞波羅,來到以弗所。他生在亞力山太,是有學問(或作:口才)的,最能講解聖經。
提摩太後書 3:15 並且知道你是從小明白聖經,這聖經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穌,有得救的智慧。

第二,被聖靈充滿的猶太使徒們,並沒有大聲的說「 神曉諭我們,從此是新約時代,妥拉已經被廢去,我們不再需要遵守妥拉,然後我們要寫『新約』給你們,將來『四福音書、保羅書信、啟示錄』就是 神與你們立的新約!」,猶太使徒們的言行,也沒有在聖靈充滿之後,就離棄安息日和妥拉。

使徒行傳 20:16 乃因保羅早已定意越過以弗所,免得在亞西亞耽延,他急忙前走,巴不得趕五旬節(七七節)能到耶路撒冷。
使徒行傳 15:21 因為從古以來,摩西的書在各城有人傳講,每逢安息日,在會堂裡誦讀。
使徒行傳 17:2 保羅照他素常的規矩進去,一連三個安息日,本著聖經(希伯來文經卷經文)與他們辯論

第三,即便福音傳入外邦人中,當外邦人聽見猶太彌賽亞的福音時,外邦人手裡也沒有聖經可以考察和學習;就算花高昂的價格買了妥拉經卷,也未必能夠讀懂希伯來文,更別說要了解其意。初代教會的聖經根基全仰賴猶太門徒的講解,才得以認識猶太彌賽亞和妥拉。由此可見,猶太門徒的教導當時在教會的關鍵性、必要性。

羅馬書 2:17 – 20 你稱為猶太人,又倚靠律法,且指著神誇口;既從律法中受了教訓,就曉得神的旨意,也能分別是非(或作:也喜愛那美好的事);又深信自己是給瞎子領路的,是黑暗中人的光,是蠢笨人的師傅,是小孩子的先生,在律法上有知識和真理的模範。

但我們從何時開始,認為聖靈澆灌是為了外邦教會而來的, 神撇棄了以色列、猶太人,並將聖靈賜給外邦教會大復興呢?正是西方神學去猶太化之後,想搶奪話語權,企圖將猶太門徒都從教會裡趕出去;而猶太使徒在耶路撒冷的七七節帶來的大復興,即便復興浪潮維持好幾百年,卻最終葬送在君士坦丁手中。

君士坦丁將基督教立成國教同時,也像所有統治者經常操弄的手法,用錯誤觀點來扭曲歷史所發生的事,好透過宗教的力量來鞏固政權,形成了我們所知道的天主教。

西方神學的說法正在攔阻我們認識七七節,這神學觀一直將「外邦教會是主體」強塞到這畫面裡,塑造一種「 神揀選外邦人,並為了建立新約時代,特地設立五旬節來開啟使徒」。但只要從猶太使徒的立場去想,就會發現,這是非常狹窄與片面的視角,彷彿外邦人想重新定義什麼是七七節,甚至將其抽離變成基督教節日。

外邦教會看耶和華的節期 猶太使徒看耶和華的節期
神所設立的節期,是 神指定、分別的時間
神讓聖靈降臨開始才設立五旬節 從 神降臨西乃山頒布妥拉的時候,就被設立的七七節,民族歷史啟示性的事件
五旬節是第五十天 七七節要經歷七個安息日
五旬節聖靈降臨是重點 七七節妥拉與聖靈彼此印證,讓屬靈的復興將妥拉刻在心版上
五旬節教會開始新約時代 七七節應驗先知書以色列的大復興
五旬節會聖靈再次降臨,大復興各教會 七七節會重複應驗直到彌賽亞國來臨,具永恆性
五旬節禱告聖靈降臨 七七節紀念 神降臨頒布妥拉
五旬節神學討論聖靈降臨對外邦教會的影響 七七節要對齊 神的時間,進入先知性的預演
目的是讓信徒充滿能力行神蹟作見證,全地都建立教會 目的是以 神的曆法和妥拉建立猶太彌賽亞國度

我們必須理解這個差異,就像外國人領了一次紅包,就以為整個春節意義就為了領那一筆錢,還發明一個新名詞叫「紅包節」;他用一次的片面認識,去定義了好幾千年的民族節日,而完全忽略了整個中華民族飽含深遠的倫理與傳承,歷經千年歷史所奠基文化思維。

因此我們用外邦視角和神學,不斷傳遞外邦教會所想像的「五旬節」。

我們長期叫它「五旬節、聖靈降臨日」,用太陽曆去計算它,認為它跟妥拉是沒有關係的,好像聖靈降臨是為了取代妥拉、廢除妥拉,甚至認為這個「聖靈降臨日」是為了外邦教會或屬於外邦人的,誤以為猶太人根本沒有聖靈。

不難發現,外邦教會現行所紀念的節日,多半是將 神的節期從猶太曆法之中抽離,並改成太陽曆,且重新定義和包裝過,強行套在「外邦教會為主體」的神學觀上。長期延續著君士坦丁為了「去猶太化」而施行的政策,那目的是破壞原本 神所設立的節期與 神的曆法,廢棄妥拉。

當外邦教會長期如此,就會發現我們竟然對 神「真正的節期」是如此陌生,更別說是它的啟示與內涵。因為當用人的吩咐,對 神的節期賦予其他的別稱,就會失去 神設立它原本的啟示。

我們看見仇敵的工作與目的了嗎?現今外邦教會的光景,正是人的吩咐已經廢掉了 神的誡命,也用各樣神學強解當理由,去遮掩這個顯而易見的錯誤教導。

◆ 星期日主日取代安息日
◆ 受難日代替逾越節
復活節代替初熟節
聖靈降臨日代替七七節
吹角節、贖罪日、住棚節從外邦教會消失

這西方神學思維是更深蒂固的,除非我們恢復希伯來思維與基督信仰的希伯來根源,進入猶太三千多年所飽含的三大節期的內涵,否則它就是蒙上外邦神學包裝的節日,我們無法深刻明白什麼是七七節,又為何 神特意讓妥拉與聖靈在七七節賜下,更別說想去解釋它。

當希伯來根源復興時,我們必須重新理解很多事物,即便發現過去對 神的節期的認識是偏差或非常淺薄的,以至於需要作出改變;我們仍必須謙卑與渴慕,才得以更深的進入,並讓它回到原本希伯來思維的位置上。

You May Also Like

逾越節 (五)

逾越節 (四)

逾越節 (三)

逾越節 (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