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周妥拉 – 可拉 קֹרַח

被揀選的次序和爭權反叛

民數記 16:1 – 3 利未的曾孫、哥轄的孫子、以斯哈的兒子可拉,和流便子孫中以利押的兒子大坍、亞比蘭,與比勒的兒子安,並以色列會中的二百五十個首領,就是有名望選入會中的人,在摩西面前一同起來,聚集攻擊摩西、亞倫,說:你們擅自專權!全會眾個個既是聖潔,耶和華也在他們中間,你們為什麼自高,超過耶和華的會眾呢?

本週妥拉講述可拉聯合了大坍、亞比蘭和 250 個首領的反叛事件。在曠野裡的路程裡,百姓從拒絕嗎哪,接著拒絕應許之地,現在更進一步拒絕 神揀選的領袖與設立的次序;這破口越裂越大,甚至 神得出面重申 祂的揀選和次序。

可拉是利未哥轄族,不僅有 神賦予的職分,在哥轄族裡也算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;卻因為嫉妒摩西和亞倫,想獲得更多的權力地位,竟當眾抨擊摩西和亞倫,公然質疑他們權柄的合法性。但他卻沒看清楚,從埃及十災開始,摩西的權柄是 神親自授權,並用各樣神蹟作為印證,可拉的做法無異於公然向 神挑戰。

可拉利用一些領袖魅力與辯才來宣傳「聖潔平等論」,振振有詞的說「全會眾個個既是聖潔,你們為什麼自高」,來誤導百姓認為摩西和亞倫是不公平的集權者,看似好像為公義發聲一樣,以便聚攏更多原本就對摩西懷怨和想推翻摩西的領袖支持。

雖從廣義來說,百姓都是被 神所分別出來,但可拉的論述有兩個錯誤。首先,摩西和亞倫的職分並非他們自高,而是因為 神親自揀選他們,才被授權站在那個位份上。再者,摩西和亞倫職分並非和其他領袖一樣,因為在聖潔裡也分不同層次;顯然 神對大祭司的要求,絕對是高過一般祭司和民眾,愈是接近 神的事奉,愈是被賦予更多責任,所要求的分別為聖的標準就愈嚴苛。

但百姓卻很喜歡可拉這番「聖潔平等論」,眾人紛紛認為自己跟摩西和亞倫相同,只要背後有人撐腰就有資格當祭司,想用群眾的力量來改變擔任職分的資格;群體裡彷彿誰攏絡的人越多,誰就是規矩,誰就可以當領袖。

民數記 16:10 – 11 耶和華又使你和你一切弟兄─利未的子孫─一同親近他,這豈為小事?你們還要求祭司的職任嗎?你和你一黨的人聚集是要攻擊耶和華。

在 神看來這就是一場叛變,因為 神國度裡「揀選和次序向來都不是多數決」。當人們把 神國度的職分當作追求「權力、名聲、利益」的管道,就會深陷最嚴重的叛逆泥沼裡,以為攏絡了群眾就可以改變 神的旨意,殊不知這是對 神最大的敵對和藐視;這不只違背 神設立的次序,更是直接干犯 神國度治理的權柄,甚至帶給群體難以想像的毀壞。

民數記 16:16 – 18 摩西對可拉說:明天,你和你一黨的人,並亞倫,都要站在耶和華面前;各人要拿一個香爐,共二百五十個,把香放在上面,到耶和華面前。你和亞倫也各拿自己的香爐。於是他們各人拿一個香爐,盛上火,加上香,同摩西、亞倫站在會幕門前。

摩西叫可拉一黨人明天帶著香爐前來,目的是希望他們想起亞倫的兩個兒子,曾因為獻上凡火而被燒死在會幕前,藉此勸退他們干犯神聖的念頭;但還是沒能阻止那 250 個領袖,他們仍自信滿滿的拿著香爐來到會幕前,以為能改變 神的揀選。​​

民數記 16:12 – 14 摩西打發人去召以利押的兒子大坍、亞比蘭。他們說:我們不上去!你將我們從流奶與蜜之地領上來,要在曠野殺我們,這豈為小事?你還要自立為王轄管我們嗎?並且你沒有將我們領到流奶與蜜之地,也沒有把田地和葡萄園給我們為業。難道你要剜這些人的眼睛嗎?我們不上去!

另一面大坍、亞比蘭對摩西的抨擊,開始轉成對 神作為的質疑,他們控告出埃及的事蹟,其實是摩西和亞倫的一場騙局,如此惡劣、叛逆的言論,幾乎連 神都要責怪進去了;然而,無論是埃及十災、分紅海、降嗎哪、磐石出水、 神降臨西乃山頒布妥拉、會幕榮耀的雲彩…等, 神所施展的大能作為,絕非摩西和亞倫人手所能做的,以色列人都是見證人。

這群悖逆 神的領袖,都是從十災和紅海中出來,又親眼見證 神降臨西乃山、親自與 神立約領受妥拉、親身經歷曠野各樣神蹟的,若任憑他們繼續質疑 神和摩西,將來新的一代也會不斷有人冒出來,沒完沒了的質疑妥拉的合法性,質疑啟示和神蹟的真實性,這些無窮無盡的猜疑和指控,最終只會導致國度崩塌。

民數記 16:24 – 26你吩咐會眾說:你們離開可拉、大坍、亞比蘭帳棚的四圍。…他吩咐會眾說:你們離開這惡人的帳棚吧,他們的物件,什麼都不可摸,恐怕你們陷在他們的罪中,與他們一同消滅。

為了證明 神國度的運作是來自於 神的直接命令,也為了確立國度職分和妥拉的合法性,摩西直接向 神呼求顯於眾人眼前的神蹟,以阻止不信所帶來的反叛。 神也吩咐所有人要徹底跟這場反叛作切割,一絲一毫都不能沾染這樣的重罪;就這樣,在轉眼之間,可拉、大坍、亞比蘭的一切被裂開的深淵直接吞噬,250 個領袖則在會幕前被火燒死。

民數記 16:28 – 32 摩西說:我行的這一切事本不是憑我自己心意行的,乃是耶和華打發我行的,必有證據使你們知道。這些人死若與世人無異,或是他們所遭的與世人相同,就不是耶和華打發我來的。倘若耶和華創作一件新事,使地開口,把他們和一切屬他們的都吞下去,叫他們活活地墜落陰間,你們就明白這些人是藐視耶和華了。摩西剛說完了這一切話,他們腳下的地就開了口,把他們和他們的家眷,並一切屬可拉的人丁、財物,都吞下去。這樣,他們和一切屬他們的,都活活地墜落陰間;地口在他們上頭照舊合閉,他們就從會中滅亡。
民數記 16:35 又有火從耶和華那裡出來,燒滅了那獻香的二百五十個人。

我們在此看見, 神是如何嚴懲那些破壞次序的反叛者;每個追求 神國度的,都不該輕看次序問題;因為我們若不順服於 神所揀選的次序,或者因為神學論調而破壞次序時,首先就是干犯了 神的權柄,帶來的是破壞,而非建造。

馬太福音 7:21 – 23 凡稱呼我主啊,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;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。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:主啊,主啊,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,奉你的名趕鬼,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?我就明明的告訴他們說:我從來不認識你們,你們這些作惡的人,離開我去吧!

 神為了重申自己揀選亞倫成為大祭司, 祂讓亞倫的杖開出杏花,從已死木杖長出生命,透過這個死而復活的神蹟,表明了 神揀選的印記。不管是摩西的呼求讓地開了口,或者亞倫的杖在十二支派之中發芽,我們都看見 神的次序帶著事奉的權柄,而 神也會來印證職分和呼召,這是所有在國度事奉裡必須要遵守的法則和界線。

民數記 17:20 – 23 後來我所揀選的那人,他的杖必發芽。這樣,我必使以色列人向你們所發的怨言止息,不再達到我耳中。…第二天,摩西進法櫃的帳幕去。誰知利未族亞倫的杖已經發了芽,生了花苞,開了花,結了熟杏。

可拉一黨的反叛,並非是與我們無關的事件;我們必須知道,可拉也在逾越節出了埃及,甚至得到哥轄族的職分,最終卻在背叛中滅亡。這提醒外邦教會,我們只是國度裡的一部分,站在哪個身份和次序上事奉,應該要先明白清楚,切不可用神學或其他來顛倒次序,將群體帶向反叛。

猶大書 1:11 他們有禍了!因為走了該隱的道路,又為利往巴蘭的錯謬裡直奔,並在可拉的背叛中滅亡了。

國度的主體以色列,揀選並非多數決

羅馬書 1:16 先是猶太人,後是希利尼人。

上行之路是歷史的縮影,當外邦教會因為恩典而領受猶太彌賽亞的救恩,我們就必須知道 神國度有揀選的次序。神的旨意並不是圍繞著外邦教會,因為在聖經裡 神國度很明確的是以以色列為主體,並在耶路撒冷設立寶座,最終向全地擴展治理權;因此外邦教會若想要取代以色列成為主體,不僅無法明白 神國度的旨意,也等同於在敵擋和攔阻 神國度的作為。

耶利米書 3:17 那時,人必稱耶路撒冷為耶和華的寶座;萬國必到耶路撒冷,在耶和華立名的地方聚集。他們必不再隨從自己頑梗的惡心行事。

初代教會的建造根基,全由熟悉妥拉的猶太使徒與猶太門徒負責教導,當教會興盛之時,自然他們就被當權者視為眼中釘。外邦教會對猶太人的敵對與輕視,來自於想奪權的意識形態;君士坦丁在教會推行的「去猶太化」政策,禁止外邦人跟猶太人有任何來往,分裂了猶太人與外邦人的合一,目的就是讓外邦門徒反以色列、反安息日與節期、反妥拉、污名化猶太人,進一步利用外邦人來迫害他們,好搶奪教會裡的話語權,轉而讓門徒遵守君士坦丁設立的節日和律法,並透過教會體系進一步鞏固其政權。

但以理書 7:25 他必向至高者說誇大的話,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,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。

安提阿大公會議 (The Council of Antioch,西元三四五年) 
“ 如果任何主教、神父或執事膽敢在此會議後與猶太人慶祝逾越節,此會議將審判他們,並將他們從教會中除籍。此會議不僅將他們從服事中除職,並處分其他與該人有所溝通的人。 ”

第二次尼西亞大公會議 (The Council of Nicea II ,西元七八七年) 
“ 公開或私下遵守安息日,並跟隨猶太禮儀的人不準守聖餐、禱告或踏進教會。 ”

直到如今,我們仍沿襲君士坦丁在教會設立的傳統,將外邦神學視為教義,對猶太人帶著偏見與敵意。但我們是否想過,無論是 神揀選以色列的國度命定,或是初代教會由猶太使徒與門徒所建立,都突顯他們被揀選的地位,但我們卻試圖抹滅猶太人在國度裡的重要性,認為自身可以取代猶太人的位份,這作法豈不像可拉的反叛嗎?外邦教會所追求的,究竟是猶太彌賽亞國度,還是自立為王的宗教體系呢?

羅馬書 11:24 – 29 你是從那天生的野橄欖上砍下來的,尚且逆著性得接在好橄欖上,何況這本樹的枝子,要接在本樹上呢!…因為神的恩賜和選召是沒有後悔的。

毋庸置疑的, 神親自揀選以色列人承傳妥拉,也作為妥拉的看守者,如果外邦教會否定其合法性,等同於不承認、不認同 神揀選的次序;無論我們用任何形式的神學讓人誤解、輕視、抨擊、詆毀,我們不過是像可拉聚眾攻擊摩西和亞倫那樣,試圖以「神學論調」說服眾人,來提高外邦教會的地位和權柄,希望他們降服於外邦教會的權柄和神學,卻忘記 神國度裡揀選和次序向來都不是多數決。

無論外邦教會的人數多麽超越以色列,無論神學多麽發達,都無法改變 神揀選以色列的位份。我們必須認清 神究竟設立了什麼國度的次序,不然我們擅自拿錯誤的神學,自認是以色列、祭司、利未人,站在錯誤的次序上事奉,更別遑論要建造 神國度,或說要 神的旨意行在地上。

羅馬書 9:4 他們是以色列人;那兒子的名分、榮耀、諸約、律法、禮儀、應許都是他們的。

我們是外邦人,在國度裡有被 神擺放的位置;外邦門徒的呼召乃是活出妥拉的見證,使其豐滿成熟,讓猶太人在外邦門徒身上看見猶太彌賽亞的生命,謙卑的幫助他們認識猶太彌賽亞,勸導在世俗的歸正。所以,外邦教會更要自問的是,我們要展現什麼樣的榜樣,才能堅固他們站在 神的呼召上,才能幫助他們回到妥拉中,才能向他們見證耶穌是猶太彌賽亞呢?

馬太福音 5:19 – 20 無論何人廢掉這誡命中最小的一條,又教訓人這樣做,他在天國要稱為最小的。但無論何人遵行這誡命,又教訓人遵行,他在天國要稱為大的。我告訴你們,你們的義若不勝於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義,斷不能進天國。
馬太福音 28:20 凡我所吩咐你們的,都教訓他們遵守,我就常與你們同在,直到世界的末了。

反之,若外邦教會如當年埃及的法老,不將以色列放在眼裡,刻意抨擊他們的傳統、輕視他們的教導和經典、藐視他們的位份、詆毀他們…等,就顯出我們內心否認以色列被 神揀選的地位;這樣的心態與思維,早已悖於 神揀選的次序,深陷於君士坦丁留給教會上千年遺毒裡。

出埃及記 4:22 – 23 你要對法老說:耶和華這樣說:以色列是我的兒子,我的長子。我對你說過:容我的兒子去,好事奉我。你還是不肯容他去。看哪,我要殺你的長子。

外邦教會的領袖都要自問,為何外邦教會如今仍充滿君士坦丁「去猶太化」的思想,不願回到 神的國度的次序和法則裡呢?難道君士坦丁加給教會的太陽曆、異教傳統、西方神學、反猶思想比妥拉更重要,這不是仇敵反叛的作為嗎?我們所順服的主,究竟是以色列的聖者,還是羅馬帝國的君士坦丁呢?

我們該正視這問題,因為一千多年以來外邦教會對猶太長兄已經帶來太多血債與傷害,造成猶太彌賽亞耶穌的名譽在他們中間毀損,外邦教會是否為此曾深深悔改,還是任憑發展呢?

馬太福音 7:3 – 5 為什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,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?你自己眼中有梁木,怎能對你弟兄說: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?你這假冒為善的人!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,然後才能看得清楚,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。

現今各樣形式的反猶主義和反以色列,源於悖逆於 神所揀選的次序,進而拒絕 神的妥拉;透過攏絡群眾去破壞 神所設立的次序,無端指控他們,並詆毀安息日和妥拉,在 神眼裡無異於敵擋 神國度;因此 神在外邦教會,除非我們回到正確的位置,順服於 神揀選的次序裡運作,否則我們可能會陷入錯誤的神學裡,朝可拉反叛滅亡的道路走去。

撒迦利亞書 2:12 萬軍之耶和華說,在顯出榮耀之後,差遣我去懲罰那擄掠你們的列國,摸你們的就是摸他眼中的瞳人。
以賽亞書 8:20 人當以訓誨 (原文妥拉 תוֹרָה) 和法度為標準;他們所說的,若不與此相符,必不得見晨光。

當以色列復國,應驗了眾先知書上的話,就顯明 神正向外邦教會重申「以色列是被 神親自揀選」的次序;如同亞倫枯死的杖開出杏花,透過這死裡復活的印記,在萬國和外邦教會眼前再次宣告 神揀選了以色列,不容外邦教會再發出質疑。因為最終猶太彌賽亞國度將會實現在以色列地,在耶路撒冷大衛的寶座上掌權。

以賽亞書 2:2 – 3 末後的日子,耶和華殿的山必堅立,超乎諸山,高舉過於萬嶺;萬民都要流歸這山。必有許多國的民前往,說:來吧,我們登耶和華的山,奔雅各神的殿。主必將他的道教訓我們;我們也要行他的路。因為訓誨必出於錫安;耶和華的言語必出於耶路撒冷。
以賽亞書 24:23 那時,月亮要蒙羞,日頭要慚愧;因為萬軍之耶和華必在錫安山,在耶路撒冷作王;在敬畏他的長老面前,必有榮耀。



本週的反思

  1. 請思想為何可拉有領袖魅力又有群眾支持,卻不能代替摩西或亞倫?你認為可拉說「個個既是聖潔」既然合乎聖經,那為何他所訴求的平等卻成為反叛?你認為職分層級和分別為聖之間,有什麼關係和次序?
  2. 你認為 神在這世代讓以色列復國,是在向外邦教會傳遞什麼信息?你認為 神國度中,今天以色列人應該在神面前有怎樣的身分認知?我們外邦人與以色列人,應該站在怎樣的次序,如何來往,在 神眼中才是正確的呢?
  3. 你認為君士坦丁的「去猶太化」政策,背後目的是什麼?你認為當外邦門徒順服太陽曆、異教傳統、西方神學,卻反對安息日、節期、妥拉,這對 神國度會帶來什麼影響?我們如何修正這樣的錯誤傳統和思維?

You May Also Like

每周妥拉 – 我懇求 וָאֶתְחַנַּן

每周妥拉 – 所說的話 דְּבָרִים

每周妥拉 – 各支派 – מַטּוֹת / 所行的路程 – מַסְעֵי

每周妥拉 – 非尼哈 פִּינְחָ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