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周妥拉 – 巴勒 בָּלָק

巴蘭的仇恨和利益

巴蘭的先祖是拉班,也算跟以色列有血緣上的關係。然而當年雅各帶走拉班一切財富,使得拉班懷恨在心,這份仇恨也傳給了後代的巴蘭;但巴蘭忽視了拉班欺壓雅各、 神為雅各伸冤的過程,只一昧將以色列視為敵人。就算巴蘭知道 神揀選以色列,祝福以色列,他卻始終都對以色列懷著仇恨。

創世記 30:27 拉班對他說:我若在你眼前蒙恩,請你仍與我同住,因為我已算定,耶和華賜福與我是為你的緣故
創世記 31:52 這石堆作證據,這柱子也作證據。我必不過這石堆去害你;你也不可過這石堆和柱子來害我。

拉班傳給巴蘭的仇恨,如同歐洲世世代代的反猶歷史,許多反猶團體指控「猶太人控制歐洲經濟」,但卻從不詳察外邦教會當時如何一次次打壓猶太人,不僅以各樣名義課重稅,還限制他們不能持有土地,只能從事眾人輕視的商業和金融,但最後 神仍讓猶太人在這兩個領域取得成功。

雖然猶太人努力帶來成功,卻沒有換來更安穩的生活,因在歐洲頻繁戰爭和動亂之中,人們見猶太人成功,仇恨就更甚加劇,將疾病、戰亂、貧窮歸咎於猶太人控制經濟,指控他們叛國而導致國家衰亡;甚至外邦人覬覦他們的財富,就煽動民族仇恨屠殺和搶奪猶太社區,這反猶言論和思想就世世代代的傳到現今。

創世記 30:30 我未來之先,你所有的很少,現今卻發大眾多,耶和華隨我的腳步賜福與你。如今,我什麼時候才為自己興家立業呢?

然而我們要問,在這些歷史裡,外邦教會的角色是幫助以色列的呢?還是聯合外邦勢力聯合迫害以色列呢?

無論從創世記的拉班、埃及的法老、外邦先知巴蘭及後來的哈曼,都能清楚看到的反以色列意念,因為撒但從來沒有停止反猶,就連外邦教會的歷史都充滿迫害和屠殺猶太人的血債。但歷史總是在重演,即便是現代,在歐美西方神學推動下,每年破壞猶太人財產和向襲擊猶太人的人愈來愈多,甚至許多宗派牧者和教會領袖散播反猶、反以色列的訊息,導致有基督徒引經據典的攻擊猶太人。

這不難發現,橫跨幾千年來的反猶主義,撒但極擅長利用政治、經濟、宗教、民族、利益…的理由讓人們用仇恨來攻擊以色列,牠時刻尋找那些容易被利益驅動的人,目的是要毀壞和攔阻 神國度,並消滅以色列人。現代所有反猶的模式都是有古老淵源,從歷史當中一定能找到同樣的手法,只是換湯不換藥而已。

這是所有屬靈爭戰的核心,因為悖逆敵擋猶太彌賽亞國度,就一定會仇恨 神國度百姓,毀壞 神的妥拉和節期,這正是敵基督不法的隱意,不停推動歷代全世界反猶的勢力。

約翰福音 15:18 世人若恨你們,你們知道(或作:該知道),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。
帖撒羅尼迦後書 2:7 – 11 因為那不法的隱意已經發動,只是現在有一個攔阻的,等到那攔阻的被除去,那時這不法的人必顯露出來。…這不法的人來,是照撒但的運動,行各樣的異能、神蹟,和一切虛假的奇事,並且在那沉淪的人身上行各樣出於不義的詭詐;…故此,神就給他們一個生發錯誤的心,叫他們信從虛謊

我們要看見, 神第一次直接了當的對巴蘭說「不可咒詛以色列」;第二次 神藉著驢強烈警告巴蘭, 他差點被拔刀的 天使擊殺;最後巴蘭四次的祝福以色列, 神都在向巴蘭表明同一件事情,以色列是 祂所揀選和蒙愛的, 神透過以色列來實現 神國度的旨意是永不改變的。

民數記 22:12 神對巴蘭說:你不可同他們去,也不可咒詛那民,因為那民是蒙福的。
民數記 22:32 – 33 耶和華的使者對他說:你為何這三次打你的驢呢?我出來敵擋你,因你所行的,在我面前偏僻。驢看見我就三次從我面前偏過去;驢若沒有偏過去,我早把你殺了,留他存活。
​​民數記 24:10 巴勒向巴蘭生氣,就拍起手來,對巴蘭說:我召你來為我咒詛仇敵,不料,你這三次竟為他們祝福。

但巴蘭的態度是明知故犯,他外表假冒偽善,但心裡的悖逆卻表露無遺,即便 神多次透露他前去咒詛以色列是惹 神憤怒的,但他仍心懷僥倖,以為換方式禱告、多獻祭就可以改變 神的旨意,再三試探 神是否讓他咒詛以色列,好使他得利。最後當巴蘭三次咒詛以色列失敗後,他甚至向巴勒獻計去陷害以色列,使以色列全營陷入淫亂和偶像的罪裡,導致以色列人遭瘟疫死了二萬四千人。

民數記 25:8 – 9 跟隨那以色列人進亭子裡去,便將以色列人和那女人由腹中刺透。這樣,在以色列人中瘟疫就止息了。那時遭瘟疫死的,有二萬四千人。
民數記 25:17 – 18 你要擾害米甸人,擊殺他們;因為他們用詭計擾害你們,在毘珥的事上和他們的姊妹、米甸首領的女兒哥斯比的事上,用這詭計誘惑了你們;這哥斯比,當瘟疫流行的日子,因毘珥的事被殺了。

巴蘭作為外邦先知,卻和外邦勢力聯合對抗以色列,一針見血的提醒外邦教會,我們是否也會無知糊塗地站在反以色列那一邊呢?我們是否敏銳察覺,人們對以色列的哪些言論是帶著咒詛的呢?

仔細觀察,當人們不實指控猶太人貪婪詭詐、猶太人因殺害耶穌而應該被咒詛、反對以色列的合法性、控告 神的妥拉和節期是猶太傳統和轄制、外邦人被揀選取代猶太人…等,我們是否聽出這就是外邦向以色列發出的咒詛,其實正在敵擋 神的國度。

如果許多牧者和領袖,不認為這是問題,反而在網路上傳遞這些言論,那會發生什麼事呢?那我們就跟巴蘭一樣,已經和仇敵站一起敵擋 神的國度了。

「教會去猶太化」的思想,讓群體不自覺的咒詛以色列,心想「既然猶太人不再重要,他們也沒有資格解釋聖經,凡他們說的妥拉都是律法主義、異端」。所以外邦教會的指控和咒詛,想搶奪教會的聖經話語權、 神國度的主導權,目的就是取代猶太人在聖經裡的身份和揀選,也剝奪猶太人教導聖經的呼召和使命,最終我們習慣的思維是「猶太人要在基督教的外邦神學之下才正確」。

巴蘭作為能聽見 神說話的先知,卻一心想咒詛以色列來謀利;這指出人們若站在反以色列的對立面,心裡不是真的敬畏 神,不重視 神的揀選和次序,恩賜再大都是枉然,甚至是災厄;他被利益驅使的使用恩賜,實際上在敵擋 神國度的發展,最終走向滅亡的結局。

猶大書 1:11 他們有禍了!因為走了該隱的道路,又為利往巴蘭的錯謬裡直奔,並在可拉的背叛中滅亡了。

我們細看巴蘭的恩賜,一個外邦先知的預言可以準確道出「以色列和列邦未來局勢、猶太彌賽亞國度、敵基督國度的沈淪」國度性的預言,並且超越時間和空間的看見末世回歸的以色列,這說明他先知恩賜的高度,如同以色列的眾先知。

民數記 24:17 – 18 我看他卻不在現時;我望他卻不在近日。有星要出於雅各,有杖要興於以色列,必打破摩押的四角,毀壞擾亂之子。他必得以東為基業,又得仇敵之地西珥為產業;以色列必行事勇敢。

那如果巴蘭今天敬畏 神,而用恩賜來幫助以色列會如何呢?相信他必能帶給以色列更多啟示和靈性的提升,在迦南地的爭戰之中成為關鍵的角色,甚至得著他未曾想過的美好福份,並被 神紀念,在聖經裡有永遠的美名。

所以 神如何待巴蘭,也照樣 神要發出警告外邦教會不僅「不可咒詛以色列」,甚至改變外邦教會裡面的反猶毒根,使我們知道如何用恩賜祝福以色列,也發出祝福以色列的話來。我們不該被世界反猶的思想所綑綁,不被神學錯謬的指控所蒙蔽,不被虛謊的反猶陰謀論所欺騙,應真實回到聖經看見 神揀選以色列的國度旨意,我們才可能站對位置。

如今我們在事奉、法律、教育、工程、資訊、農業、商業…等,都有許多恩賜人才,外邦教會究竟如何教導弟兄姊妹使用恩賜來建造 神國度,如何研討和發展各樣領域,如何洞悉局勢變化和需求,幫助群體走在 神國度建造的旨意中,和以色列成為共同的一體,正是外邦教會的責任,也是群體要面對的呼召。

列國軍隊和反猶先知的聯軍

自從以色列出埃及之後, 神國度的旨意已在列國眼前顯露, 神的作為就是揀選以色列為主軸來恢復全地,這啟示是帶給全地的國度福音;然而,隨著國度的推進,列國都要選擇如何看待以色列被揀選的次序,究竟是順服去幫助以色列,還是不順服去敵擋以色列。

民數記 23:9 我從高峯看他,從小山望他;這是獨居的民,不列在萬民中。

上週看到以色列請求路過被以東所拒絕,和南地的迦南人亞拉得王、亞摩利人的王西宏、巴珊王噩三場戰役;繼續本週摩押和米甸,以及外邦先知巴蘭,他們原是有機會成為 神國度的幫助者,但他們卻選擇成為敵擋者。

當他們伸手攻擊以色列時,實際上是對 神的國權發起挑戰,對 神來說他們是延續了從巴別塔而來的叛逆,而上行之路上涵蓋著埃及、亞瑪力、以東、亞摩利、摩押、米甸、迦南七族,他們都拒絕 神所揀選的以色列,因此以國家之力來敵擋 神。

民數記 20:18 以東王說:你不可從我的地經過,免得我帶刀出去攻擊你。
民數記 21:1 住南地的迦南人亞拉得王,聽說以色列人從亞他林路來,就和以色列人爭戰,擄了他們幾個人。
民數記 21:23西宏不容以色列人從他的境界經過,就招聚他的眾民出到曠野,要攻擊以色列人,到了雅雜與以色列人爭戰。
民數記 21:33以色列人轉回,向巴珊去。巴珊王噩和他的眾民都出來,在以得來與他們交戰。

外邦教會首要明白的是,以色列在萬國中被分別為聖,且被呼召承接妥拉去使萬民回歸 神的法則,最終命定在 神的旨意中建立猶太彌賽亞國度;我們是在這樣的架構下談信仰、談國度、談猶太彌賽亞,思考外邦教會是否站在正確的角色上,才能進一步協助以色列站立在呼召上。

唯有對齊 神國度的視野,我們才能知道 神的作為是什麼;因為外邦教會並不是置身事外,面對 神國度的建立也不是坐享其成,我們反倒是 神從列邦當中揀選來幫助以色列的百姓。反之,若外邦教會自身不清楚,在漫天謊言之中將被蒙蔽而倒向仇敵的立場。

詩篇 2:1 – 2 外邦為什麼爭鬧?萬民為什麼謀算虛妄的事?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,臣宰一同商議,要敵擋耶和華並他的受膏者

到末後,列國將會聯合圍攻以色列,就如同摩押王巴勒和米甸人聯盟,又找了巴蘭來助陣,組成聯合對抗以色列陣線;那時將會有許多被蒙蔽的外邦教會,糊塗的站在反以色列的立場上,就像巴蘭騎在驢上,眼瞎的沒看見天使已經拔刀要擊殺他,他仍一無反顧的前往,最終和仇敵一同滅亡。

民數記 22:4 – 7 對米甸的長老說:現在這眾人要把我們四圍所有的一概餂盡,就如牛餂盡田間的草一般。那時西撥的兒子巴勒作摩押王。…摩押的長老和米甸的長老手裡拿著卦金,到了巴蘭那裡,將巴勒的話都告訴了他。
民數記 22:31 當時,耶和華使巴蘭的眼目明亮,他就看見耶和華的使者站在路上,手裡有拔出來的刀,巴蘭便低頭俯伏在地。

上行之路的戰役只是縮影,揭示將來猶太彌賽亞國度的中東大戰,不僅是地上的戰爭,也是天上的戰爭。上行之路所預演的縮影,指出列國如何聯合來圍攻以色列,外邦先知又如何被利益和仇恨所蒙蔽來咒詛以色列,最後鋪天蓋地的形成敵基督和假先知的聯合之勢,對抗猶太彌賽亞的眾軍。

這是為何 神要妥拉和先知書上明確指出 祂的整體戰略和佈局,就是提醒外邦教會,我們務必要站對地方,不要被錯誤的神學、反猶主義、無根據的虛談所牽引,我們應該深入明白 神的佈局,並在當中專心跟隨和預備,成為末世國度之戰的關鍵;只有當外邦教會愈深入進入妥拉,才愈能明白自身在 神國度當中的一體性,我們和猶太人所求的是同一個猶太彌賽亞-耶穌作王掌權的國度,只是不同的角色和分工。

撒迦利亞書 2:12 萬軍之耶和華說,在顯出榮耀之後,差遣我去懲罰那擄掠你們的列國,摸你們的就是摸他眼中的瞳人。
以賽亞書 52:7 – 8 那報佳音,傳平安,報好信,傳救恩的,對錫安說:你的神作王了!這人的腳登山何等佳美!聽啊,你守望之人的聲音,他們揚起聲來,一同歌唱;因為耶和華歸回錫安的時候,他們必親眼看見。

以賽亞書所描述「國度的福音」就是 神和聖民的大回歸,回歸的目的正是為了建立猶太彌賽亞國度,恢復妥拉而遵行 神法則的全地;另一面 神末後要重演以色列的上行之路,藉著以色列向所有敵擋的仇敵發出強烈的審判。

以賽亞書 34:1 – 2 列國啊,要近前來聽!眾民哪,要側耳而聽!地和其上所充滿的,世界和其中一切所出的都應當聽!因為耶和華向萬國發忿恨,向他們的全軍發烈怒,將他們滅盡,交出他們受殺戮。

所以巴蘭看見將要進入應許之地的以色列,同時揭示出她末世大回歸的未來,兩個畫面像是重疊在一起,預言指出將來猶太彌賽亞的命定,祂必再來帶領以色列來收復應許之地,並對周邊聯合敵擋的國家施行審判

民數記 24:2 巴蘭舉目,看見以色列人照著支派居住。神的靈就臨到他身上
民數記 24:17 – 19 我看他卻不在現時;我望他卻不在近日。有星要出於雅各,有杖要興於以色列,必打破摩押的四角,毀壞擾亂之子。他必得以東為基業,又得仇敵之地西珥為產業;以色列必行事勇敢。有一位出於雅各的,必掌大權;他要除滅城中的餘民。

最終所有軍事或宗教,無論基於什麼理由而起來抵擋 以色列的勢力,都將被 神視為仇敵;所以,我們必須知道,外邦教會如何與以色列合一,並站在正確位置和以色列一同為 神國度爭戰,才能在猶太彌賽亞國度中同得基業。

以弗所書 2:19 這樣,你們不再作外人和客旅,是與聖徒同國,是神家裡的人了



本週的反思

  1. 你認為我們若有恩賜卻不順服 神揀選的次序,會發生什麼事?你認為哪一些思想和言論是外邦教會長久以來反猶、反以色列的言論?你認為要如何擺脫歷史反猶的毒根?
  2. 你認為外邦教會要從哪些方面做起,才能夠幫助到以色列?你認為除了禱告和奉獻之外,你的恩賜和資源還能為以色列做些什麼?你會如何作?
  3. 你認為末世以色列和列邦爭戰時,外邦教會的角色、責任、工作是什麼?你認為以賽亞書講的國度福音大回歸,和我們不斷建立教會的福音,有何差異?你從本週看見什麼樣的末世觀和啟示?

You May Also Like

每周妥拉 – 我懇求 וָאֶתְחַנַּן

每周妥拉 – 所說的話 דְּבָרִים

每周妥拉 – 各支派 – מַטּוֹת / 所行的路程 – מַסְעֵי

每周妥拉 – 非尼哈 פִּינְחָ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