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-2 死而復活的希伯來語

外邦希伯來語的復興

創世記 1:3 神說:要有光,就有了光。

        在起初 神用說「話」創造了天地,講的「話」就是希伯來語。在猶太思想裏,神是先創造希伯來語,才創造天地,而 神跟亞當講話也是用希伯來語,整個人類的譜系都是用希伯來語一直到挪亞之後,而在巴別塔時代被變亂,也就是我們今天要談的。

        巴別塔究竟發生什麼事呢?寧錄建造了巴比倫,所有人都被招聚去蓋巴別塔,目的就是反叛、敵擋神。這裡有另外一個譜系被分出來,就是「希伯」,希伯的原文是「עֵבֶר」,意思是「區域以外」,其字根型「 עָבַר」,意思是「 往前、跨越 」和「傳給他人」,希伯分別自己在巴別塔的區域之外,他往前行,去傳 神的道,因此 神讓他存留希伯來語 (原是應該翻希伯語),沒有被變亂。後來希伯生了一個兒子叫「法勒」,為什麼叫「法勒」?因為「那時人就分地居住」,也就是生法勒當時,就是變亂語言全地人類分地居住的時候。

創世記 10:21 – 25 雅弗的哥哥閃,是希伯子孫之祖,他也生了兒子。…希伯生了兩個兒子,一個名叫法勒【法勒就是分的意思】,因為那時人就分地居住;法勒的兄弟名叫約坍。

        當時世界只分成兩個譜系,一個是寧錄譜系,這譜系語言被變亂後打散到世界各地,萬族各立邦國;一個就是希伯譜系, 神將希伯來人亞伯蘭從吾珥呼召出來,他保留了希伯來語,要上行以色列,實現 神的國度,所以希伯來人是 神國度的種子。

        神開始對亞伯拉罕和他的後裔顯現、說話,還被摩西書寫下來。 神用希伯來語將自己的內涵表達出來,是非常精準的,不像翻譯有時找不到單字,只能音譯,例如 神的名「יהוה」,翻成任何語言都沒有意義,但在希伯來語,卻是「過去是、現在是、將來是」的組合,也如神告訴摩西的名字「אֶהְיֶה אֲשֶׁר אֶהְיֶה」,和合本翻成「我是自有永有的」,實際上更準確的翻譯是「我將成為那我將成為的」,這與翻譯就顯出巨大的落差。所以同理,如果猶太使徒要講解、詮釋重要民族的內容,特別是彌賽亞,只會選擇母語來詮釋。就像華人要講解論語、唐詩,不會用英文去詮釋,因為外語怎麼好,都不可能超越母語,還可能產生誤會。

        希伯來語是 神的語言,但現今外邦人是擁有猶太經典,卻沒有希伯來語鑰匙,只能做粗淺的解釋。然而,希伯來民族是一棵古老的樹,從古至今都吸取 神文化的土壤和水分,他們有豐富飽滿對於 神的認識與思維,那是外邦人用自己語言、文化、思維不能詮釋的,除非用希伯來語開啟這扇大門,不然我們只能遠遠觀看,猜測其內涵。

西番雅書 3:9 那時,我必使萬民用清潔的言語好求告我─耶和華的名,同心合意地事奉我。

        上次提到希伯來語的復活,那不只是為了讓以色列復國,而是一波波的復興要藉此臨到,應驗先知西番雅說的「我必使萬民用清潔的言語」,實際上「我必使」的原文是「我要翻轉、推翻、顛倒」,更好的翻譯是「我要翻轉萬民的嘴用清潔的言語」,表明 神要逆轉巴別塔變亂帶來的影響,讓人用希伯來語同心的事奉神。

        我們看到了嗎?聖靈正在讓人渴慕希伯來語,正在逆轉巴別塔被變亂的語言,恢復根源,恢復人對 神的認識,就跟屬靈上行一樣,不斷進入到更高的層次,我們裏面希伯來的靈魂正在甦醒,以至於明白 神揭示的國度。

        如同耶胡達說的「只要是我們能回到自己的故土,建立自己的國家,希伯來語就得復活」,希伯來語如何造就以色列復國,那只是縮影,更大的是未來造就 神國度的彰顯,希伯來語就是關鍵之鑰。

        因此靈裏有渴慕的弟兄姊妹,鼓勵大家學習希伯來語、讀妥拉,每天就算朗讀一個單字、一節希伯來經文都將積沙成塔,用希伯來語向 神的敬拜,那是永恆的資產,有許多人見證不只是對 神的認識不再停留在外邦人的眼界,而是更深的進入 神話語的奧秘,走向認識的豐滿,更因為學習希伯來語後開啟了 神命定的道路,經歷到、投入到自己未曾想過的事。

        我們用見證鼓勵大家,我們家教會有四分之三的人都能用希伯來語朗讀聖經,最小的是七歲左右,最大約五十歲,有時也會出現全都用希伯來語讀妥拉的時候,你能想像嗎?這在初代教會有猶太人時,有可能出現過,但這在全是外邦人的聚會裏是前所未有的,在這外邦教會的歷史裏也是未曾聽聞的,這是「眼睛未曾看見,耳朵未曾聽見,人心也未曾想到」的事,這只能是聖靈的工作,這是一個兆頭。

        我們是從 2019 年到如今都維持著, 神已經告訴我們這條路是什麼、怎麼走。而現在只是開端,我們還未來到更大的、更蜂擁的復興,未來將有更多人渴慕進入,這是可預見的,因為先知書上的話必然應驗。我們能想像嗎?當外邦教會都能說希伯來語時,那會如何?當外邦人能向猶太人說希伯來語時,又會如何呢?

哥林多前書 2:9 – 10 如經上所記: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,耳朵未曾聽見,人心也未曾想到的。只有神藉著聖靈向我們顯明了,因為聖靈參透萬事,就是神深奧的事也參透了。

 

(大回歸系列) 2-1 死而復活的希伯來語 – 希伯來語與復國
(大回歸系列) 2-2 死而復活的希伯來語 – 外邦希伯來語的復興
(大回歸系列) 2-3 死而復活的希伯來語 – 希伯來語的鑰匙

You May Also Like

每周妥拉 – 他住在 וַיֵּשֶׁב

安息年 (三)

安息年 (二)

安息年 (一)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