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周妥拉 – 她懷孕 תַזְרִיעַ

生產條例

本週妥拉主題是「她懷孕」,原文是「תַזְרִיעַ」,意思是「懷孕、​​撒種、結果」,是關於 神對婦女產後的條例。出生是每個人生命的起點,但過程卻不容易;婦女懷孕過程非常的辛苦,經歷生產的痛苦和危險,歡喜迎來一個全新生命,是 神賜給人重要的產業。

詩篇 127:3 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;所懷的胎是他所給的賞賜。

雖然這條例對象是婦女,但 神是對著群體說。因此我們要思考, 神國度為何要提供婦女產後的制度保障呢?因為生育不但是社會的根本,也對國家有極深遠的影響,它不能由各人以習慣或風俗對待,而是 神透過法律強制力,來強調保障生養兒女的重要性,是群體都應該要看重與維護的。

所以群體被 神賦予責任,應積極提供婦女產後休養的制度,以保障婦女產後可以安心休養。表示社會在不同層面,都應配合妥拉給予保障;例如勞工法制定,若有婦女工作就必須保障這段期間的休息;例如婦產醫療,應分配資源讓不同階層都能享有照顧。

利未記 12:1 – 7 耶和華對摩西說:你曉諭以色列人說:若有婦人懷孕生男孩,他就不潔淨七天,像在月經污穢的日子不潔淨一樣。第八天,要給嬰孩行割禮。婦人在產血不潔之中,要家居三十三天。他潔淨的日子未滿,不可摸聖物,也不可進入聖所。他若生女孩,就不潔淨兩個七天,像污穢的時候一樣,要在產血不潔之中,家居六十六天。滿了潔淨的日子,無論是為男孩是為女孩,他要把一歲的羊羔為燔祭,一隻雛鴿或是一隻斑鳩為贖罪祭,帶到會幕門口交給祭司。祭司要獻在耶和華面前,為他贖罪,他的血源就潔淨了。這條例是為生育的婦人,無論是生男生女

然而當婦女生養兒女不受到社會一定的保障,婦女就面臨工作與家庭的雙重壓力,甚至出現墮胎、棄養問題。常見的是,在孩子一到六歲最重要的階段,世俗體制卻漸漸將母親的角色從家庭抽離,並耗盡婦女的心力,並把養育交給其他人,進而家庭養育敬虔後裔的目的就被犧牲;多少父母忙碌於工作而產生孩子的偏差,最終要耗費更多教育、司法資源去解決後續衍生問題。

世界體制是相悖於 神的,它不是為了敬虔世代而設計的,反倒生養更多「以工作為目的」的奴僕。人們為房貸三、四十年工作,送孩子們受教育、拿學歷的目的,只為了找一份更好的工作,買更貴房子,週而復始。我們要思考,為何下一代不是預備好,為了傳承 神國度的異象、世代的呼召而進入職場呢?如果我們的生養與 神的目的不同,要如何禱告興起下個敬虔的世代呢?

箴言 22:6 教養孩童,使他走當行的道,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。
約書亞記 24:15 若是你們以事奉耶和華為不好,今日就可以選擇所要事奉的:是你們列祖在大河那邊所事奉的神呢?是你們所住這地的亞摩利人的神呢?至於我和我家,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。

從新生兒的角度來說,他雖是在不潔的狀態中出生,但到第八天要行割禮進入與 神的盟約;表明了生育的目的是為了敬虔的後裔,生命不單是要脫離不潔,最終要提升進入神聖的群體呼召。

利未記 12:3 第八天,要給嬰孩行割禮。
創世記 17:10 你們所有的男子都要受割禮;這就是我與你並你的後裔所立的約,是你們所當遵守的。

因此生產條例背後,正是以群體的力量在支撐婦女生育的保障,要 神的百姓從家庭、職場、社會去建構和調整,提供友善的婦女生育和教養的環境,以至於孕育出敬虔的後裔、世代的傳承。

詩篇 127:4 – 5 少年時所生的兒女好像勇士手中的箭。箭袋充滿的人便為有福;他們在城門口和仇敵說話的時候,必不至於羞愧。

大痲瘋條例

大痲瘋條例非常特殊,它並不是處理普通的皮膚傳染病。第一是,它需要由祭司來察看與斷定,第二是,除它之外 神沒有列出其他像頭痛、骨折、過敏…等病症,特別交由祭司來鑑定與處理。第三是,它不只皮膚,還會傳染擴散至衣物、物件、房屋。由此我們可以看出大痲瘋與屬靈是有關係的。

利未記 13:2 人的肉皮上若長了癤子,或長了癬,或長了火斑,在他肉皮上成了大痲瘋的災病,就要將他帶到祭司亞倫或亞倫作祭司的一個子孫面前。

人什麼情況會患大痲瘋呢?聖經給出幾個例子,米利暗謗瀆摩西長大痲瘋、亞蘭王的元帥乃縵長大痲瘋、基哈西貪圖乃縵的財物、烏西雅王強行燒香長大痲瘋。從這些例子我們可以看到,無論是明顯冒犯 神,或人隱而未現的罪, 神都以大痲瘋作為警告的記號,親自介入對罪的管治。

民數記 12:8 – 10 你們毀謗我的僕人摩西,為何不懼怕呢?耶和華就向他們二人發怒而去。雲彩從會幕上挪開了,不料,米利暗長了大痲瘋
列王記下 5:26 – 27 以利沙對他說:那人下車轉回迎你的時候,我的心豈沒有去呢?這豈是受銀子、衣裳、買橄欖園、葡萄園、牛羊、僕婢的時候呢?因此,乃縵的大痲瘋必沾染你和你的後裔,直到永遠。基哈西從以利沙面前退出去,就長了大痲瘋,像雪那樣白。
歷代志下 26:18 – 19 他們就阻擋烏西雅王,對他說:烏西雅啊,給耶和華燒香不是你的事,乃是亞倫子孫承接聖職祭司的事。你出聖殿吧!因為你犯了罪。你行這事,耶和華神必不使你得榮耀。烏西雅就發怒,手拿香爐要燒香。他向祭司發怒的時候,在耶和華殿中香壇旁眾祭司面前,額上忽然發出大痲瘋。

一般妥拉裡所提到的罪,都是要經過法律審查和判決才執行;但大痲瘋是更針對心裡的罪,且是 神直接管治的方式。大痲瘋主要的罪是散佈謠言及毀謗、干犯神、隱而未現的罪,自然包含驕傲和自私各樣罪惡的懲罰;這些罪也如大痲瘋具有傳染力,會感染群體以至於 神的百姓陷入不潔淨之中。因此經過祭司判定是大痲瘋,此人就要與親人和社會隔絕,透過反省與悔改來得到醫治。

哥林多前書 5:6 – 11 你們這自誇是不好的。豈不知一點麵酵能使全團發起來嗎?…但如今我寫信給你們說,若有稱為弟兄是行淫亂的,或貪婪的,或拜偶像的,或辱罵的,或醉酒的,或勒索的,這樣的人不可與他相交,就是與他吃飯都不可。
利未記 13:4 祭司就要將有災病的人關鎖七天。
利未記 13:46 災病在他身上的日子,他便是不潔淨;他既是不潔淨,就要獨居營外。

另一面來說,當更多人長大痲瘋時,對群體是一個危險的訊號。

祭司作為維繫以色列屬靈生命的職分,看見大痲瘋流行在群體之中,正是提醒祭司,是否因為錯誤的教導,而使罪蔓延在群體之中;是否連祭司都偏離妥拉,導致百姓跟隨虛謊的道理犯罪。這除非祭司帶頭悔改,回歸妥拉,才能挽回整個群體的情況,不然祭司很可能才是造成罪惡蔓延的最大根源。因祭司體系失去作用時,就算 神差派先知來警戒,人們也會拒絕,整個世代就陷入不潔淨的狀態裡。

何西阿書 4:6 – 8 我的民因無知識而滅亡。你棄掉知識,我也必棄掉你,使你不再給我作祭司。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,我也必忘記你的兒女。祭司越發增多,就越發得罪我;我必使他們的榮耀變為羞辱。他們吃我民的贖罪祭,滿心願意我民犯罪。
路加福音 4:27 – 28 先知以利沙的時候,以色列中有許多長大痲瘋的,但內中除了敘利亞國的乃縵,沒有一個得潔淨的。

因此大麻瘋的外顯, 神最終目的是要引導人悔改。祭司與百姓都當注意這記號,當猶太彌賽亞耶穌來的時候,不但自己醫治大痲瘋的潔淨,更叫門徒去醫治以色列各處長大痲瘋的,這目的不只是帶來醫治,更重要的是「天國近了,你們應當悔改!」

馬太福音 10:5 – 15 耶穌差這十二個人去,吩咐他們說:外邦人的路,你們不要走;撒瑪利亞人的城,你們不要進;寧可往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裡去。隨走隨傳,說天國近了!醫治病人,叫死人復活,叫長大痲瘋的潔淨,把鬼趕出去。你們白白的得來,也要白白的捨去。…凡不接待你們、不聽你們話的人,你們離開那家,或是那城的時候,就把腳上的塵土跺下去。我實在告訴你們,當審判的日子,所多瑪和蛾摩拉所受的,比那城還容易受呢!

潔淨與不潔淨

妥拉連續講到關於潔淨飲食、懷孕生產、大痲瘋、漏症,都特別提及「潔淨與不潔淨」的狀態,那究竟是什麼呢?潔淨的原文是「טָהוֹר」,意思是「純正、潔淨、無污點」;不潔淨原文是「טָמֵא」,意思是「不潔淨、不純潔、玷污」。聖經中除了分別「聖與俗」之外,還分別「潔淨與不潔淨」,好讓 神的百姓分辨、謹慎處理不潔淨的狀態,從而回到潔淨裡。

當人接觸「罪、疾病、死亡、不潔」等領域或事物,就會進入「不潔淨」的狀態,但不一定是因為干犯道德問題。例如女人月事期間就會成為不潔淨,因為流血而接觸死亡領域,會影響身體與屬靈狀態,則需要經過自潔與恢復;生產、居喪、大病初癒也是同理。

事項 接觸領域 處理
月事期間 死亡 7天,水洗潔淨
生產期間 死亡 生男40天與生女80天,獻祭潔淨
觸碰人的死屍 死亡 7天,除污水潔淨
大痲瘋 罪、疾病 視情況而定,水洗和獻祭潔淨
漏症、夢遺 死亡、疾病 痊癒後8天,水洗和獻祭潔淨
摸不潔動物、摸死屍 死亡、不潔 不潔淨到晚上,水洗潔淨、洗衣服

不潔淨的狀態關乎三個層面,第一是,以正確的狀態事奉 神。

對事奉來說,潔淨指出身體與屬靈都處在純淨、良好的狀態,被 神允許接觸聖的領域;反之,人若進入不潔淨的狀態,應優先處理,因此被 神禁止直接碰觸聖的領域,之後需要經過特定潔淨的過程,按天數期滿或水洗潔淨過後,才得以碰觸聖的領域。

所以我們應當把握一個原則,當我們陷入不潔淨的狀態,盡量在事奉工作上主動迴避,以輪調的制度處理,才是比較合宜的。

利未記 12:4 他潔淨的日子未滿,不可摸聖物,也不可進入聖所。
利未記 7:21 有人摸了什麼不潔淨的物,或是人的不潔淨,或是不潔淨的牲畜,或是不潔可憎之物,吃了獻與耶和華平安祭的肉,這人必從民中剪除。
提摩太前書 5:22 給人行按手的禮,不可急促;不要在別人的罪上有分,要保守自己清潔。

在啟示錄與以西結書的描述,即使到了生命水從聖殿而出往東流,使死海不再鹹之際, 神對祭司的要求仍然不變;在猶太彌賽亞國度中,祭司除了分辨「聖與俗」,還需要分辨「潔淨與不潔淨」,而這些都與我們的事奉和生活息息相關。外邦教會若渴望 神的國,就當正視 神親自定規的法則。

以西結書 44:15 – 24 以色列人走迷離開我的時候,祭司利未人撒督的子孫仍看守我的聖所。他們必親近我,事奉我,並且侍立在我面前,將脂油與血獻給我。這是主耶和華說的。他們必進入我的聖所,就近我的桌前事奉我,守我所吩咐的。…他們頭上要戴細麻布裹頭巾,腰穿細麻布褲子;不可穿使身體出汗的衣服。…他們要使我的民知道聖俗的分別,又使他們分辨潔淨的和不潔淨的。有爭訟的事,他們應當站立判斷,要按我的典章判斷。在我一切的節期必守我的律法、條例,也必以我的安息日為聖日。

第二是,提醒要阻止罪的蔓延。

像大痲瘋類型的不潔淨是與罪有關,主要是散佈謠言及毀謗、干犯神、隱而未現的罪,這樣的罪它會在群體裡傳染,可能變成輿論、習慣、氛圍,讓參與在其中人都沾染了罪;如果不妥善處置,不引導人悔改,整個群體將漸漸陷入不潔淨當中。

列王記下 5:26 – 27 以利沙對他說:那人下車轉回迎你的時候,我的心豈沒有去呢?這豈是受銀子、衣裳、買橄欖園、葡萄園、牛羊、僕婢的時候呢?因此,乃縵的大痲瘋必沾染你和你的後裔,直到永遠。基哈西從以利沙面前退出去,就長了大痲瘋,像雪那樣白。
哥林多前書 5:6 – 11 你們這自誇是不好的。豈不知一點麵酵能使全團發起來嗎?…但如今我寫信給你們說,若有稱為弟兄是行淫亂的,或貪婪的,或拜偶像的,或辱罵的,或醉酒的,或勒索的,這樣的人不可與他相交,就是與他吃飯都不可。
猶大書 1:23 連那被情慾沾染的衣服也當厭惡。

猶太彌賽亞耶穌也曾以大痲瘋的不潔淨為例,提起以色列歷史曾深陷罪中,甚至有許多人長大痲瘋,卻沒得醫治;唯有乃縵因為順服先知的話,最後得醫治。耶穌藉此來指出干犯妥拉的罪,像是假冒偽善的宗教活動、強解妥拉而改變 神的誡命,如同眾先知告誡眾人,若不悔改,罪將會蔓延整個世代,無藥可救。

路加福音 4:27 先知以利沙的時候,以色列中有許多長大痲瘋的,但內中除了敘利亞國的乃縵,沒有一個得潔淨的。

第三是,注意公共衛生。

透過不潔淨的條例,提醒不應讓「疾病、不潔」在群體中發散,群眾應該要避免不潔的沾染,因為 神住在的潔淨的群體之中。我們尚且面對重要的人與場合會自潔,何況與 神同住,不僅靈裡要除罪潔淨,生活衛生也要常保潔淨。

利未記 11:45 我是把你們從埃及地領出來的耶和華,要作你們的神;所以你們要聖潔,因為我是聖潔的。
申命記 23:11 – 15  你們中間,若有人夜間偶然夢遺,不潔淨,就要出到營外,不可入營;到傍晚的時候,他要用水洗澡,及至日落了才可以入營。你在營外也該定出一個地方作為便所。在你器械之中當預備一把鍬,你出營外便溺以後,用以鏟土,轉身掩蓋。因為耶和華─你的神常在你營中行走,要救護你,將仇敵交給你,所以你的營理當聖潔,免得他見你那裡有污穢,就離開你。

外邦教會有一個誤解,認為有猶太彌賽亞耶穌的寶血,就不再有「不潔淨」問題,但實際上即使領受了寶血救恩之後,我們都仍需要洗澡、馬桶需要沖水、垃圾需要清理、傳染疾病需要消毒、飲食有安全檢驗…等,這些都不是用禱告來解決,而這些也都屬於潔淨條例的範疇。

我們不該認為,人可以用禱告去把 神定義的黑變成白、犯罪變成不是罪、不潔淨變成潔淨、世俗變成聖潔,這是人本主義的神學觀念;就像為一個偶像禱告,偶像不會因此成為潔淨、聖潔、蒙 神悅納,而可以放進教會裡;或為吃豬血禱告,並不會讓豬血變成潔淨的食物。因為 神指出不潔淨的事項,正是攸關 祂的定義與處理方式,是我們判斷的原則,除非當下我們面臨緊急情況,或沒有辦法可以處理,才禱告求 神憐憫。

哥林多後書 6:14 – 17 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,不要同負一軛。義和不義有什麼相交呢?光明和黑暗有什麼相通呢?基督和彼列(彼列就是撒但的別名)有什麼相和呢?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麼相干呢?神的殿和偶像有什麼相同呢?…又說: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,與他們分別;不要沾不潔淨的物,我就收納你們。
哥林多後書 7:1 親愛的弟兄啊,我們既有這等應許,就當潔淨自己,除去身體、靈魂一切的污穢,敬畏神,得以成聖。

經常聽到人引用「 神叫彼得吃不潔淨」來將吃不潔淨合理化;但很明顯的, 神是藉異象叫彼得傳福音給外邦人,使領受的外邦人可以得潔淨,而不是為了叫猶太人開始吃血、吃豬肉。如果這節經文是教導人們透過禱告,重新定義什麼是罪、什麼是聖、什麼是潔淨,那是否人的權柄能廢掉 神的誡命呢?難道人們認為「同性戀、通姦、拜偶像、吃血」沒有罪,它就改變了 神對事物的定義嗎?

使徒行傳 10:14 – 15 彼得卻說:主啊,這是不可的!凡俗物和不潔淨的物,我從來沒有吃過。第二次有聲音向他說:神所潔淨的,你不可當作俗物。
使徒行傳 10:28 就對他們說:你們知道,猶太人和別國的人親近來往本是不合例的,但神已經指示我,無論什麼人都不可看作俗而不潔淨的。

猶太彌賽亞的救恩是要我們悔改,回到次序與分別中,而不是要廢掉 神的次序與分別。妥拉特別講到分別的重要性,因為群體的生活各層面與 神的神聖是密不可分的。

約翰壹書 3:3 凡向他有這指望的,就潔淨自己,像他潔淨一樣。
啟示錄 21:27 凡不潔淨的,並那行可憎與虛謊之事的,總不得進那城;只有名字寫在羔羊生命冊上的才得進去。

本週的反思

  1. 你認為世界體制對婦女生養孩子的環境,有哪些不友善?你認為世界體制與 神國度看生養孩子有什麼差異?你認為如何培養孩子帶著專業,以 神國度為他職業的焦點?
  2. 你認為為何有祭司、先知的世代,為何還是充斥著大痲瘋?你認為罪它會在群體裡傳染,變成社會習慣,而讓參與者都沾染了罪,該如何制止?你認為外邦教會若長期只講「恩典、祝福」而不講妥拉,會帶來什麼結果?
  3. 你認為為何 神要求百姓要分別潔淨與不潔淨?你認為不潔淨對我們的身體和屬靈有什麼影響?你認為忽略不潔淨對我們的事奉會有什麼影響?

You May Also Like

每周妥拉 – 在(西乃)山上 בְּהַר

每周妥拉 – 告訴 אֱמֹר

每周妥拉 – 你們要聖潔 קְדֹשִׁים

每周妥拉 – 死了之後 אַחֲרֵי מוֹ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