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周妥拉 – 你們要聖潔 קְדֹשִׁים

尊榮父母與 神的安息日

利未記 19:1 – 2 耶和華對摩西說:你曉諭以色列全會眾說:你們要聖潔,因為我耶和華─你們的神是聖潔的。
創世記 1:3 – 4 神說:要有光,就有了光。神看光是好的,就把光暗分開了。

本週的妥拉是「你們要聖潔」,原文是「קְדֹשִׁים」,意思是「聖潔、分別」的複數;表明出 神要透過誡命在各樣事上分別 祂的百姓,而百姓則是因為實踐誡命而被分別出來,因為 神的法則必定帶來分別。

利未記 19:3 你們各人都當孝敬父母,也要守我的安息日。我是耶和華─你們的神。

 神首要吩咐的是「尊榮父母」與「守 神的安息日」,也就是十誡中的第五誡和第四誡。孝敬就是尊榮生養我們的父母, 神透過誡命表明出孩子應該以尊榮父母來紀念養育之恩;因此藉著「尊榮父母」讓我們進一步明白, 祂是萬有的父,是創造萬物和賜生命氣息給眾人的 神。所以我們尚且時常感念父母養育之恩,何況是創造和賦予我們生命氣息的主,凡有氣息的更當守 祂的安息日,來紀念和尊榮 祂創造了世界。

安息日是群體性的,是猶太曆法的「第七日」,換算陽曆的時間是「星期五的日落到星期六的日落」,它不是「西洋曆的星期天 (Snuday)」。若我們誤以為守主日就等於守安息日,那不僅沒有對齊 神所指定的時間,也錯過了 神給安息日聖日的特別祝福;更無法經歷在第七日守聖安息日的誡命,所帶給我們生命的釋放和改變。當會眾進入 神的安息日,就會從外邦和異教的曆法裡分別出來,回到 神所創造安息日的定律裡;如同花順服於 神定規的法則,隨著四季生長、綻放、凋零、再生。同樣的,當我們進入安息日裡,也是謙卑順服 神的法則,是群體向 神獻上最尊榮最美麗的敬拜。

以賽亞書 66:22 – 23 耶和華說:我所要造的新天新地,怎樣在我面前長存;你們的後裔和你們的名字也必照樣長存。每逢月朔、安息日,凡有血氣的必來在我面前下拜。這是耶和華說的。

我們甚至可以發現, 神將 祂的安息日,等同 祂聖所的神聖地位。 神說「『守』我的安息日」,原文意思是「看守、防禦、保衛」,說明它很可能因為群體被世俗滲透、欺騙、破壞或偷走;又說「​​『敬』我的聖所」原文是「תִּירָאוּ」,意思是「敬畏、尊崇」,表明出我們對待安息日應有的態度,是謹慎保守的珍視它,存敬畏的心將之視為榮耀之主的居所。

利未記 19:30 你們要守我的安息日,敬我的聖所。我是耶和華。

神向百姓一再重複強調「我的安息日」,原文是「שַׁבְּתֹתַי」,表示安息日是 神主權所設立的、完全屬 神。經上提到安息日的經文有 124 次之多,為何 神要不斷重複強調呢?是否因為 神視它為極重要的日子呢?安息日見證了 神創造天地的主權,由造日月的 祂所定準第七日為聖,好使人明白哪一日是安息日,所以我們能否和 神一樣看重這個約定的日子呢?

詩篇 119:59 – 60 我思想我所行的道,就轉步歸向你的法度。我急忙遵守你的命令,並不遲延。
以賽亞書 56:6 還有那些與耶和華聯合的外邦人,要事奉他,要愛耶和華的名,要作他的僕人─就是凡守安息日不干犯,又持守他(原文是我)約的人。

安息日是很基礎的真理,有充足的經文作根據,是 神指定的日子,不是任由人的方便從七天中選一天,也不是用模糊的靈意解經,拿週日來取代它,因為「 神的安息日」不是似是而非的日子,也沒有抽象艱澀的神學詞彙,安息日的字面意義是連孩子都能明白的。

我們若願意謙卑,不將人的傳統和神學凌駕於 神的誡命,就不會拿星期日取代 神的安息日,反而心存敬畏,將 神的安息日教導清楚,好讓群體進入到 神的安息法則裡,承接在創世之時 神在安息日所賜的福。

創世記 2:3 神賜福給第七日,定為聖日
出埃及記 20:11 – 12 因為六日之內,耶和華造天、地、海,和其中的萬物,第七日便安息,所以耶和華賜福與安息日,定為聖日。六日你要做工,第七日要安息,使牛、驢可以歇息,並使你婢女的兒子和寄居的都可以舒暢。
利未記 19:3 你們各人都當孝敬父母,也要守我的安息日。我是耶和華─你們的神。

公義與公平審判

利未記 19:15 你們施行審判,不可行不義;不可偏護窮人,也不可重看有勢力的人,只要按著公義審判你的鄰舍。

若沒有判斷,就沒有指標,審判是最後一道防線和教育。

我們不該論斷那些正在學習和調整的人,但不表示教會內可以沒有真理的標準,教會領袖必須要奠定在妥拉的標準來判斷如何教導會眾。若我們容讓一個錯誤的模式和資訊持續在教會中,如慶祝異教節期或文化、世俗或明顯違背妥拉的教導、摻雜的假訊息…等,它就會變成酵,群體會誤認為這是教會所承認的真理而效法,導致整個群體對事情的判斷偏離了妥拉。

哥林多前書 5:3 – 6 我身子雖不在你們那裡,心卻在你們那裡,好像我親自與你們同在,已經判斷了行這事的人。…你們這自誇是不好的。豈不知一點麵酵能使全團發起來嗎?

神在妥拉上已有明確的指示,教會要作出合乎真裡的明確教導,對妥拉教導有穩固的根基,才能幫助群體明白妥拉的根據和判斷;而不是含糊的處理,似乎這樣也行,那樣也好。因此平常若不擅根據妥拉判斷,不擅把經文本意和脈絡講解清晰,又或者習慣強解聖經、過度靈意解經、斷章取義,把主觀想像和取代強加在經文上,最終只會毀壞 神的妥拉,也是毀壞整個國度群體。

哥林多前書 5:12 – 6:2 因為審判教外的人與我何干?教內的人豈不是你們審判的嗎?至於外人有神審判他們。你們應當把那惡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。你們中間有彼此相爭的事,怎敢在不義的人面前求審,不在聖徒面前求審呢?豈不知聖徒要審判世界嗎?若世界為你們所審,難道你們不配審判這最小的事嗎?

我們生活除了社會司法外,有許多場景是需要審判的,特別是當人們各執一詞的時候。例如:孩子吵架要有父母判斷、同學糾紛有老師判斷、同事爭論有公司判斷、弟兄姐妹紛爭有教會判斷,就需要有熟悉妥拉的人成為中間人,以合適的方式進行調解審斷。

我們在雙方之間要進行判斷時,必須放下主觀偏見,讓雙方提供足夠的陳述、證據、證人;證人必須是直接目擊,並承擔作偽證懲罰才能採納 (申命記 19:18-19),且認定假設、猜想和臆測之事,都無法成為證據;當證據不足,就不能匆促下判。 神吩咐群體在施行審判時,無論是貧富,還是權貴和弱勢,都不可偏袒;因為強者可能用權勢手段干涉,但弱者也可能會用謊言干擾,所以中立判斷才可能有公義的審判。

經上說「『公道』天平」,原文是「צֶדֶק」,意思是「正義、正直、合理」;因此當我們在聽取證詞時,絕不能帶著「某方完全不可採信」的偏見或刻板印象,而是察驗提供的證據力到哪,必須慎審所提供的證據,是否足以支持證詞,是否有邏輯之間漏洞,仔細衡量才是「公道」。

特別要謹慎,人們會拿一點證據或憑藉某一些現象,就講得煞有其事,因為眾口碩金的輿論未必是正確的,往往是各見證也互不相合的指控;所以要避免只聽一方的陳述,就倒向特定說法,盲目判斷。

利未記 19:35 – 37 你們施行審判,不可行不義;在尺、秤、升、斗上也是如此。要用公道天平、公道法碼、公道升斗、公道秤。我是耶和華─你們的神,曾把你們從埃及地領出來的。你們要謹守遵行我一切的律例典章。我是耶和華。
箴言 18:17 先訴情由的,似乎有理;但鄰舍來到,就察出實情。

公義審判對外邦教會(包括天主教、基督教、東正教…等)格外重要,因為我們歷史曾無數次違背這些原則,對猶太人欠下難以償還的罪債。

過去幾個世紀,當猶太人流散到世界各地,被俄羅斯、歐洲、納粹透過陰謀論宣傳,而被迫害與屠殺,其中身為二等公民的他們,他們的講的話無人採信;像 1894 年法國德雷福斯事件,猶太軍官被誣告叛國,而引發全國反猶;俄羅斯記者偽造《錫安長老議定書》,造成在俄國 1919 年至 1921境內許多猶太社區被屠殺;或馬丁路德著作《猶太人和他們的謊言》,被希特勒拿來支持陰謀論,而推動大屠殺。

利未記 19:16 不可在民中往來搬弄是非,也不可與鄰舍為敵,置之於死(原文作流他的血)。我是耶和華。

外邦教會不但沒有以妥拉真理教導來判斷這事,反而成為迫害猶太人的宣傳單位之一,與當時政府、社會一起指控猶太人在各地井水裡下毒、殺基督教小孩獻給魔鬼、控制國家經濟、叛國導致戰敗…等,最終演變成一次次的屠殺。 神說「不可在民中往來『搬弄是非』」,原文是「רָכִיל」,意思是「毀謗、誹謗、造謠者」;我們必須省思,為何教會有妥拉,神也明確說「不可搬弄是非」,但「陰謀論」為什麼還是重複在外邦教會中受到歡迎呢?究竟歷史上有多少猶太人因為陰謀論而被迫害和屠殺呢?西方神學究竟把外邦教會帶向哪呢?

利未記 19:33 – 34 若有外人在你們國中和你同居,就不可欺負他。和你們同居的外人,你們要看他如本地人一樣,並要愛他如己,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也作過寄居的。我是耶和華─你們的神。

外邦教會很少深入去探討反猶的根源,去了解猶太人對這些事情的陳述、證據和觀點;卻只片面相信同一個聲音的宣傳,這導致今天歐美反猶勢力仍正在重演歷史;甚至那些隨機攻擊猶太人、進猶太會堂開槍、在網路上詆毀猶太人的許多人都自稱是基督徒。

如今網路媒體和社群,指控猶太人控制歐美、錫安主義是光明會陰謀、大屠殺是假歷史、以色列在種族滅絕巴勒斯坦居民…等,多半都是沒有經過嚴謹的查核,雙邊交叉舉證論述,而單邊進行毀謗與指控,這違背妥拉公義審斷的原則。但人們因偏信陰謀論的意識形態,而在猜想和臆測中宣傳反猶、反以色列的言論,並透過媒體誇大來得到支持;促使近年來抵制以色列組織、新納粹團體、學生運動、隨機攻擊都在歐美頻傳,甚至連伊朗為了消滅以色列,也加入陰謀論宣傳。

隨著瘟疫、以巴衝突和戰爭爆發這幾年,我們更能清楚看見,陰謀論傳播的比病毒還快;網路信息也隨波翻譯傳到亞洲,試圖讓華人對猶太人產生一種印象,像歐美說的「猶太人控制瘟疫、金融和戰爭來致富」;但只要細細查究陰謀論迫害歷史和根源,不難發現陰謀論正是推動反猶的最大力量,也是西方教會取代神學的遺毒。

當我們的判斷沒有循妥拉公義的原則,最終就是流無辜人的血,這是教會兩千年的真實歷史。而現今外邦教會仍讓陰謀論的酵再次發散在群體中,那被陰謀論直接或間接殺害無數猶太人的罪, 神會向誰追討所流的血呢?我們曾幾何時為此禁食、哀哭、徹底悔改呢?

申命記 32:43 你們外邦人當與主的百姓一同歡呼;因他要伸他僕人流血的冤,報應他的敵人,潔淨他的地,救贖他的百姓。

本週的反思

  1. 你認為 神的聖潔與給群體的誡命有什麼關係?請舉出印象深刻的條例,你認為它在做說什麼?如何實踐在生活、群體、社會上?
  2. 你認為外邦教會不接受 神的安息日,不願教導清楚的主因是什麼?你認為 神將安息日與「孝敬父母、敬畏 神的聖所」同列,有什麼特別的啟示?你認為「 神的安息日」和「星期日主日」有哪些差異,帶來什麼影響?
  3. 你認為自己判斷的方法,符合妥拉要求的公義嗎?你通常使用哪些方法和流程來確保自己判斷的公義性?你認為外邦教會裡使深陷陰謀論,而屢次迫害猶太人的主因是什麼?

You May Also Like

每周妥拉 – 在(西乃)山上 בְּהַר

每周妥拉 – 告訴 אֱמֹר

每周妥拉 – 死了之後 אַחֲרֵי מוֹת

每周妥拉 – 大痲瘋 ממְצֹרָ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