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周妥拉 – 點(燈)的時候 בְּהַעֲלֹתְךָ

會幕的雲彩與銀號

民數記 8:2 – 3 你告訴亞倫說:點燈的時候,七盞燈都要向燈臺前面發光。亞倫便這樣行。他點燈臺上的燈,使燈向前發光,是照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。
啟示錄 12 – 13 我轉過身來,要看是誰發聲與我說話;既轉過來,就看見七個金燈臺。燈臺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,身穿長衣,直垂到腳,胸間束著金帶。

本週的主題是「點燈的時候」,原文是「בְּהַעֲלֹתְךָ」,字根「 עָלָה 」,意思是「上去、上升、攀登」,也就是「上行」。 神透過亞倫依序點亮金燈台的燈盞,由外向內的點亮,愈來越靠近中間的主燈,來預示群體要隨著上行愈照愈亮,最終以色列成為聖潔的國度,萬國之光。

創世記 18:18 – 19 亞伯拉罕必要成為強大的國;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他得福。我眷顧他,為要叫他吩咐他的眾子和他的眷屬遵守我的道,秉公行義,使我所應許亞伯拉罕的話都成就了。

以色列人領受了妥拉之後,即將要從西乃山離開,面對後面曠野的上行之路,接下來究竟群體的光如何維持,就全看群體對妥拉的回應。

民數記 9:15 – 16 立起帳幕的那日,有雲彩遮蓋帳幕,就是法櫃的帳幕;從晚上到早晨,雲彩在其上,形狀如火。常是這樣,雲彩遮蓋帳幕,夜間形狀如火。

會幕在以色列人中間立起時,表示他們已經不再是出埃及那渙散的奴隸,而是根據妥拉形成整齊劃一的軍隊;接著他們邁向的上行之路,是以軍隊擺列的上行,所以無論是生活、工作、事奉的基礎都建立在妥拉的次序上,目的是讓整個社會體制實現 神的命令,最終將曆法、群體、土地、生活都調到與 神同步。

民數記 10:12 – 13 以色列人就按站往前行,離開西乃的曠野,雲彩停住在巴蘭的曠野。這是他們照耶和華藉摩西所吩咐的,初次往前行。

從逾越節來到七七節,所要求的是對齊七個安息日;但從七七節到住棚節,要求的卻是對齊 神國度的妥拉。因此第二階段的上行,儼然是以「次序」作為基礎,在離開西乃山之後,百姓的使命就是要帶著 神的妥拉生活向前行。

以色列十二營圍繞會幕擺陣對齊,這表明群體來到嶄新的高度, 神在地上建立起國度的雛形架構也逐漸顯露,甚至揭示出了天上會幕和天上眾軍的樣式。但這是一個新的開始,不是終點,以色列人還有未行完的路程,接著百姓必須隨會幕的雲彩一步步實現 神的國度。

詩篇 103:7 他使摩西知道他的法則,叫以色列人曉得他的作為。

雲彩是 神的作為,但銀號卻是人吹響的。對十二營軍隊來說,雲彩和銀號可說是兩個彼此呼應的信號,目的是給群體清楚的指示;這兩個見證定準了起行的時刻,產生戰略性的行軍列隊,帶來十二營前行的次序。

民數記 9:17 – 18 雲彩幾時從帳幕收上去,以色列人就幾時起行;雲彩在哪裡停住,以色列人就在那裡安營。以色列人遵耶和華的吩咐起行,也遵耶和華的吩咐安營。雲彩在帳幕上停住幾時,他們就住營幾時。

然而,銀號並不是隨意亂吹響的,乃是照雲彩的起落,吹出足以辨識的信息;它的音色和節奏若與雲彩不相符,就必然是 神國度以外的攪擾,它們不在 神國度的主軸上,這是可以被察驗與辨認的。

哥林多前書 14:8 若吹無定的號聲,誰能預備打仗呢?
民數記 10:5 – 6 吹出大聲的時候,東邊安的營都要起行。二次吹出大聲的時候,南邊安的營都要起行。他們將起行,必吹出大聲。

在 神國度的世代作為顯現時,就是當代 神所要成就的主軸,如同以色列復國,已經將外邦教會推向 神所預定恢復根源的浪潮裡,雲彩變化已隨時間開始清晰可見;配合雲彩所吹起的號聲,則是靈裡敏銳捕捉到啟示的人,他們將所看見的啟示,有條理的釋放出來,雲彩與銀號能夠彼此印證,它就指出群體所要拔營、前往的方向。

外邦教會必須學會跟隨 神在這世代的作為,舊的工作會結束,新的季節和旅程會開始,走或不走不是教會說的算,而是 神世代的作為顯現的指揮,那是 神國度的旨意。雖然不是人人都敏銳於世代的啟示,但總是能看見徵兆,聽見信息;所以不管是我們淹沒在忙碌中,或是遲鈍不曉得進入,都是脫離了國度整體的作為,停留在舊工作中打轉,而沒有上行。

馬太福音 11:15 – 17 有耳可聽的,就應當聽!我可用什麼比這世代呢?好像孩童坐在街市上招呼同伴,說:我們向你們吹笛,你們不跳舞;我們向你們舉哀,你們不捶胸。

這世代,希伯來根源復興的浪潮已經顯明,聖靈在各地將啟示與渴慕放到人心中,他們將在預定的時刻興起來,響應 神世代的作為;但我們仍缺少更多人吹響清晰的號聲,將世代的啟示性信息清楚地釋放出來,好讓群體可以有次序的跟隨。

我們必須知道,安息日和節期、妥拉、希伯來思維、希伯來語…等,都是基礎信息,群體成熟的指標不僅是「對齊」,還要「熟練」。因為末後面對更大的挑戰與使命,我們不可能期望用一種最低標準來僥倖過關; 神正透過以色列曠野的旅程,向外邦教會揭示末後的上行之路。

以賽亞書 43:19 – 20 看哪,我要做一件新事;如今要發現,你們豈不知道嗎?我必在曠野開道路,在沙漠開江河。…因我使曠野有水,使沙漠有河,好賜給我的百姓、我的選民喝。

群體跟隨著雲彩的生活,是建立在妥拉之上的,在此之後隨著群體愈成熟,妥拉的內涵就愈飽滿的充滿在他們之中,這是成熟的過程。想跟隨國度性的啟示,群體次序的要求會比過去高出好幾倍,才可能跟隨 神的雲彩同步調度和遷徙;如果只有雲彩而沒有妥拉,百姓的生活仍舊是無序的,大家隨心所欲、各按喜好、各奔東西,最終倒斃在曠野不說,首先群體就會面臨分裂的危機。

民數記 9:19 – 20 雲彩在帳幕上停留許多日子,以色列人就守耶和華所吩咐的不起行。有時雲彩在帳幕上幾天,他們就照耶和華的吩咐住營,也照耶和華的吩咐起行。

雲彩是國度性的指標,沒有一個 神的百姓可以置身事外。如果群體不在一層層的次序當中,就不能理解 神用雲彩大規模的帶領十二營軍隊是揭示什麼樣的高度;這對齊是極不容易的,行進之間長久維持對齊更是不簡單,但這卻是 神國度的呼召。

民數記 9:23 他們遵耶和華的吩咐安營,也遵耶和華的吩咐起行。他們守耶和華所吩咐的,都是憑耶和華吩咐摩西的。

埃及的毒根,不信的心與厭惡嗎哪

以色列人對齊了會幕,跟隨著雲彩,其實很快就要進入應許之地,承受地業;但沒想到,才離開西乃山沒多久,上行之路就遇到攔阻,而這攔阻並非來自外來仇敵的攻擊,而是內部殘留埃及的毒根。

民數記 11:4 – 6 他們中間的閒雜人大起貪慾的心;以色列人又哭號說:誰給我們肉吃呢?我們記得,在埃及的時候不花錢就吃魚,也記得有黃瓜、西瓜、韮菜、葱、蒜。現在我們的心血枯竭了,除這嗎哪以外,在我們眼前並沒有別的東西。
創世記 3:6 於是女人見那棵樹的果子好作食物,也悅人的眼目,且是可喜愛的,能使人有智慧,就摘下果子來吃了,又給他丈夫,他丈夫也吃了。

經文說「閒雜人大起『貪慾』的心」,原文是「תַּאֲוָה」,意思是「羨慕、貪心、慾望」。這字跟夏娃看善惡樹果子「『悅人』的眼目」是同一個字,表明以色列人所起的貪婪,就跟夏娃一樣起了貪婪知心,最後走向叛逆、犯罪、滅亡的結局。

百姓抱怨沒肉吃,卻並非真的無肉可吃,因為從埃及帶出了許多牛羊。然而百姓抱怨著「我們心血枯竭了」,是因為沒有像在埃及吃各樣美食;換句話說,百姓所渴望的、仰賴的、滿足的竟然是埃及食物,而不是 神賜的嗎哪。於是百姓一邊抱怨,一邊拒絕了嗎哪,並向 神索要在埃及那樣的生活;這意味著,百姓正向神透露出「 神的國度不夠好,必須像埃及那樣才理想」。

首先,這顯出百姓從埃及離開,直到西乃山領受妥拉之後,卻還不明白 神國度的作為。

百姓一路跟隨 神離開埃及,卻沒有意識到 神要建立一個全然不同的國度。即便他們守安息日、領受的妥拉、建造了會幕、擺出了十二營軍隊,信心和思維卻還沒有跟上,心思仍停在舊的埃及裡,沒有看見從次序和法則當中所展露的 神國度,也沒有看見倒映於 神在天上的政權。

好像本該是成熟的博士生,心智卻仍幼稚的像孩童,不知道來到巴蘭曠野是將要進入應許之地的前夕,他們靈裡的感官像是被蒙蔽,使其無感;他們仍在乎個人眼前所見的好處,而不是聚焦於群體實現 神國度的呼召。就在這一個上行之路的半途中,轉而去效仿、追求埃及的各樣世俗,最終導致悲劇的發生。

詩篇 95:10 四十年之久,我厭煩那世代,說:這是心裡迷糊的百姓,竟不曉得我的作為!

第二是百姓內心不信和厭棄 神的法則,甚至想念和追求埃及的生活,把埃及投射在 神國度上。

當人們內心被埃及所轄制,看見 神的法則不符合自己的期待,總會問「為什麼我們要這樣做?」「埃及那樣不是很好嗎?」,然後藉著人本主義的價值觀、世俗的理由,甚至是各樣神學,來合理化自己悖逆於妥拉的行為。然而這卻是群體上行最大的攔阻,也是 神國度建造的最大阻力;除非靈性的提升讓人願意作出犧牲和改變,領悟到需要勝過被物質主義所轄制的內心,否則人們習慣跟隨埃及體制,沈淪於眼目與肉體的情慾和舊模式生活。

「為何要過安息日?這樣就少了收入和效益」「為何家庭要建立妥拉的環境?這樣娛樂的時間就會減少」「為何事奉要熟悉分別為聖?這樣多嚴肅和麻煩」,我們抱持著這些想法,沒有看見 神的國度的全貌,因此一再拒絕妥拉;但到頭來我們的家庭、工作、事奉、教育仰賴什麼法則呢?

民數記 11:20 …因為你們厭棄住在你們中間的耶和華,在他面前哭號說:我們為何出了埃及呢!

當人們為了換取埃及的好處,而甘願變成世界體制的奴隸,就陷入靈性的沈淪;甚至人們不在乎 神的法則,只要在生活能享受更多物質、社會上獲得權力名聲地位,在世人眼中看為成功就好。人們心裡厭惡妥拉,卻羨慕世俗各樣方法帶來的好處,最終萌生「不如回到埃及好了」的想法。

 神並沒有要我們脫離物質的需求,但遇到事物與 神的法則衝突時,順從聖靈的人們會憑信心選擇遵行 神的法則,因為我們「相信」。人們離棄了 神的法則就走向滅亡,而 神的拯救並不是來提升人的道德,而是回歸 神的法則生活,這就是安息。

真正進入安息的群體,生活是全然仰賴 神的法則行事,因為群體相信是 神的法則支撐所有的供應,我們只要履行 神所吩咐的義務, 神自會按著 祂所應許的帶領與賜福,這正是 祂的治理。

希伯來書 3:15 – 19 經上說:你們今日若聽他的話,就不可硬著心,像惹他發怒的日子一樣。那時,聽見他話惹他發怒的是誰呢?豈不是跟著摩西從埃及出來的眾人嗎?神四十年之久,又厭煩誰呢?豈不是那些犯罪、屍首倒在曠野的人嗎?又向誰起誓,不容他們進入他的安息呢?豈不是向那些不信從的人嗎?這樣看來,他們不能進入安息是因為不信的緣故了。

談到「不信」,我們必須知道,出埃及的那代一定信 神的存在,因為他們每天正活在各樣神蹟中;所以他們拒絕的是什麼呢?他們拒絕的乃是 神國度的生活,拒絕 神的法則。這表明人即便相信 神存在,卻未必會相信 祂的法則,而這就是希伯來書講的「不信」。

希伯來書再三強調,這些人都是親身經歷吃逾越節羊羔、出埃及、過紅海的人,最終他們卻倒斃曠野,關鍵是他們拒絕遵行妥拉,惹 神發怒,是 神所厭煩的人。他們不想接受這樣的生活模式,認為在埃及的生活才是他們的理想,他們想念埃及體制所帶來的一切好處,甚至認為 神應該要建立像埃及那樣的社會。

所以當我們拒絕 神的安息日和妥拉,如同拒絕 神的嗎哪一樣,抱怨著「為何要分別為聖、為何要按妥拉生活」,於是我們晝夜向 神祈求埃及的好處和祝福,希望 神滿足我們對國度的幻想,認為那才是美好的國度;實際上卻與 神的國度大相徑庭,我們朝著埃及的方向在追求。

外邦教會必須以此為鑑戒,當時以色列人為何會失敗,如果我們仍舊重蹈覆徹,厭惡妥拉,拒絕遵行 神的法則,最終的結局已經寫在經上。

希伯來書 3:7 – 12 聖靈有話說:你們今日若聽他的話,就不可硬著心,像在曠野惹他發怒、試探他的時候一樣。在那裡,你們的祖宗試我探我,並且觀看我的作為有四十年之久。所以,我厭煩那世代的人,說:他們心裡常常迷糊,竟不曉得我的作為!我就在怒中起誓說;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。弟兄們,你們要謹慎,免得你們中間或有人存著不信的惡心,把永生神離棄了。

上行之路是一段旅程,在還未到達終點的時候,都可能前功盡棄。這也是為何出埃及那一代無法進入應許之地,因為這個不信的裂痕,最終變成巨大的裂谷,在之後窺探應許之地時,十個探子回來充滿了不信,最終群體拒絕了 神國度,拒絕嗎哪之事只是提前顯露出來而已。

民數記 14:3 耶和華為什麼把我們領到那地,使我們倒在刀下呢?我們的妻子和孩子必被擄掠。我們回埃及去豈不好嗎?

當人們喜愛埃及的生活,最終就會拒絕 神國度,也不可能順從 神的法則而進入 神的安息;這兩者永遠是衝突對立的,我們的信仰必須作出抉擇,這正是猶太使徒跟門徒強調的,要警戒我們這末世的人。

哥林多前書 10:11 他們遭遇這些事,都要作為鑑戒;並且寫在經上,正是警戒我們這末世的人。



本週的反思

  1. 你認為 神國度「百姓出埃及時」和「從西乃山離開時」有什麼差異?你看見以色列人從西乃山繼續上行的光景和過程,有什麼是可以學習的?你認為妥拉的「對齊」與「熟練」分別是什麼狀態?
  2. 你認為這世代 神國度工作的主軸是什麼?你從雲彩與號聲學習到群體如何分辨和跟隨 神?你認為群體跟隨 神,有哪一些需要學習的事物?
  3. 你認為出埃及的人已經得救,但為何會拒絕嗎哪、妥拉的生活,最後倒斃在曠野裡?你認為哪些是屬於埃及毒根的事物?你認為有什麼具體的方式,幫助我們面對清除埃及的毒根?

You May Also Like

每周妥拉 – 我懇求 וָאֶתְחַנַּן

每周妥拉 – 所說的話 דְּבָרִים

每周妥拉 – 各支派 – מַטּוֹת / 所行的路程 – מַסְעֵי

每周妥拉 – 非尼哈 פִּינְחָ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