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-3 死而復活的希伯來語

希伯來語的鑰匙

        希伯來語開啟兩件最重要的事物,第一是,神的聖約;第二是,希伯來人的心靈。這是萬國語言都無法取代的,它好像是維度更高的語言,除非使用它,否則這兩件事物都是封閉的。

        猶太人看聖經有四個層面,翻譯的語言只能停在第一層,字面的意思。除非用希伯來語閱讀、理解,否則另外三層在其他語言裏是無法成形、無法連結的。希伯來語「עברית」可以拆成兩個字,「ע」的象形是眼睛,和「ברית」的意思是聖約、盟約,表明希伯來語是讓人看見完整聖約的語言。

        我深信當猶太使徒在傳講關乎民族、救贖重要信息時,特別是詮釋聖經,首選一定是希伯來語,更多學者也研究證實,至少四福音書與啟示錄的最初文本,都是用希伯來語寫成的。我們可以思考,一個關乎民族救贖的訊息,可能會使用造成誤解、出錯的外語嗎?如果一個外語會減少傳遞 1% 的內容,一點一劃都計較的猶太人會選擇它嗎?

        這就像華人過年家人彼此說「你這『紅色信封』太大包」「我今年『紅色信封』收的很少」「我『紅色信封』花光了」,那為什麼不講「紅包」呢?我們可以想,猶太人為何彼此之間用「基督」稱耶穌,而不是「הַמָּשִׁיחַ」(受膏者)?又為何引用大量希伯來經文,為了引證耶穌是希臘文的「基督」呢?「基督」能傳達多少「הַמָּשִׁיחַ」(受膏者)貫穿整本聖經的內涵呢?

馬太福音 22:42 論到基督,你們的意見如何?他是誰的子孫呢?他們回答說:是大衛的子孫。

        就算希臘文造詣再如何高,希臘文的極限,終究無法超越希伯來語的本質,就像二維無法超越三維一樣。希臘文無法複製希伯來語的豐富的樹狀體系、俗語、暗示、雙關、象形、排列組合、民族思維…,所以無法取代希伯來語,也無法將隱藏的內容完全詮釋。

        這就是巴別塔被變亂後,神不讓犯罪的人再輕易進入奧秘的領域,限制了語言的傳遞、理解。 神只願意將希伯來語與聖約妥拉,交給立約的亞伯拉罕與他後裔。當人謙卑下來,願意向以色列學習希伯來語與聖約時,這鑰匙也自然會打開其中豐滿與智慧,因為耶和華的言語必出於耶路撒冷。

以賽亞書 2:3 必有許多國的民前往,說:來吧,我們登耶和華的山,奔雅各神的殿。主必將他的道教訓我們;我們也要行他的路。因為訓誨必出於錫安;耶和華的言語必出於耶路撒冷。

這不是知識,而是思維;不是為了研究神學,而是走入希伯來語的世界。

        從希伯來語朗讀聖經開始,我們在屬靈和思維上踏入希伯來語的世界,親身經歷到整本聖經好像一本新書,不是我們過去所讀的、所理解的,好像爬到能看見雲海的高山,去望見過去覺得高的 100 樓大廈,如此懸殊。這是一個屬靈的上行,一覽無遺過去所看不見的盲點,但我無法道盡它的豐富。

另外來談,這一把鑰匙是開啟希伯來人心靈的關鍵。

        當我們講希伯來語時,猶太人問的第一個問題是「你為什麼會講希伯來語?」,當我們提到妥拉時,他們第二個問題是「你為什麼會懂妥拉?」,因為這是他們民族的靈魂。

        當猶太民族經歷流散、文化的摧毀、壓迫、屠殺,彷彿世界所撇棄的,他們的心靈會被什麼喚醒呢?是希伯來語。世界是反猶的,反猶的人想盡辦法摧毀希伯來語、摧毀猶太人,沒有一個反猶的人會學希伯來語,在人看來學中文、英文都好,但希伯來語卻沒有任何價值,所以當猶太人聽到希伯來語的聲音,那是自己人才會有的聲音,但他卻是華人的臉孔,他究竟是誰,於是他講出心中的疑惑「你為什麼會講希伯來語?」

        他不是問你去哪學的,他深處的意思是,這世界外邦人恨不得我們消失,他想不出外邦人有任何利益、動機願意學習希伯來語,他不明白你是哪裡不同,竟認同了他們的民族。所以我們要預備好自己回答的答案。

        我們曾經在耶路撒冷上經歷一個見證,我們其中的老師在以色列的一場聚會上,他上台分享為什麼學習希伯來語,而底下有猶太人和上百位華人,神感動他說要讀詩篇126篇,他用希伯來語只讀四節經文。

詩篇 126:1 – 4 當耶和華將那些被擄的帶回錫安的時候,我們好像做夢的人。我們滿口喜笑、滿舌歡呼的時候,外邦中就有人說:耶和華為他們行了大事!耶和華果然為我們行了大事,我們就歡喜。耶和華啊,求你使我們被擄的人歸回,好像南地的河水復流。

        他用希伯來語大聲的說「我們是外邦人,我們要跟你們說『你們回到錫安,就像做夢的人。看哪!耶和華為你們行了大事!耶和華已經為你們行了大事!』」現場猶太人立刻就哭了,聖靈大大充滿在會場,他們看到經文就應驗在他們身上,其中旅行社老闆是以色列復國前就回以色列,經歷很辛苦的開墾,甚至參加六日戰爭,他聽見經文再也奈不住,很激動的跑來台前,很激動的告訴我們,他終於知道為什麼我們會學希伯來語了!是神將外邦人帶來以色列來告訴他們!是神讓華人愛以色列!他開始唱起猶太人的詩歌!

        現場有多震撼?就像猶太耶穌唸出以賽亞書,眾人定睛看他,他便說「這經就應驗在你們耳中!」,看看華人已經來到以色列,就在他們眼前,用希伯來語告訴他們「耶和華已經為你們行了大事!」,那個夜晚深深的烙印在他們心中,直到如今他們仍舊沒有忘記我們。

路加福音 4:21 耶穌對他們說:今天這經應驗在你們耳中了。

        我們做了什麼?只是按聖靈啟示讀出希伯來經文,只有四節經文。這其中沒有高深的講道,沒有華麗的敬拜,但全部的人都親身經歷在經文的應驗中!這只是恢復希伯來根源的冰山一角,這也只是大回歸的一小縮影,這是可預見的,因為我們經歷太多在經文上的應驗。

        在聖靈裏將律法和先知的啟示帶給他們,就像以賽亞書說的「曠野有人聲喊著,預備主的道路!」,這條回歸上行的道路,聖靈要帶著希伯來的啟示使人明白過來。這跟用英文跟他們宣教,拉他們進教會,跟他們講基督教教義,用西方教會、神學來運作,想將外邦教會這套,套在猶太人身上,是天壤之別的概念。

以賽亞書 40:3 – 9 有人聲喊著說:在曠野預備耶和華的路,在沙漠地修平我們神的道。…報好信息給錫安的啊,你要登高山;報好信息給耶路撒冷的啊,你要極力揚聲。揚聲不要懼怕,對猶大的城邑說:看哪,你們的神!

        除非華人進入先知的經文,否則無法將啟示帶給猶太人。華人教會需要希伯來根源的啟示,不是文化的模仿;需要學希伯來語,不是為了神學知識,除非進入聖靈啟示裏明白,否則我們是在表面打轉。這是講給那些心中已經有啟示的人,已經模糊看見的人,那些心裏渴慕希伯來語、渴慕妥拉、渴慕節期的華人,他們心中愛以色列,不是為了自己,因為被主愛以色列的烈火所燃燒,他們聽見主的呼召,願意全然謙卑服事猶太人。

以賽亞書 6:8 我又聽見主的聲音說:我可以差遣誰呢?誰肯為我們去呢?我說:我在這裡,請差遣我!

        希伯來語的鑰匙將打開華人的命定,它是關鍵,也是末後完成使命的重要基石。它首先要恢復在聖徒中,使外邦教會明白在末後的啟示,完整的藍圖,讓我們有根基和步驟的走上眾先知已命定的道路。既然要上行回歸,就讓我們開始學習用希伯來語及用清潔的言語來朗讀聖經吧!

 

(大回歸系列) 2-1 死而復活的希伯來語 – 希伯來語與復國
(大回歸系列) 2-2 死而復活的希伯來語 – 外邦希伯來語的復興
(大回歸系列) 2-3 死而復活的希伯來語 – 希伯來語的鑰匙

You May Also Like

每周妥拉 – 他住在 וַיֵּשֶׁב

安息年 (三)

安息年 (二)

安息年 (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