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-1 復興的浪潮和回歸之路

        首先我們要先理解「回歸」是什麼?回歸就是上行,在猶太思想中,就是上行到以色列地,或說上行到耶路撒冷,第一是從屬靈的低點攀升到屬靈的高點,第二是一個人從某地上行到以色列地的過程。而回歸以色列,簡單講就是指居住在列邦的猶太人,移民回到以色列地。

        然而「回歸」是聖經當中,重要性僅次於彌賽亞的事,甚至從另外一面說,是回歸促使彌賽亞的降臨。我們對回歸的理解越是透徹,越明白整個國度的「進程」,因為回歸會隨時間發生不同的事,而每件事情都會將國度往前推進、應驗,直到最豐滿的時刻,彌賽亞與彌賽亞的國度降臨,就看見經上的話全都應驗。

        這也因此門徒問「主啊,你復興以色列國就在這時候嗎?」,這是門徒在確認,現在到底是什麼時間?是眾先知書上的哪個時間點?這個只要確認,就表示有許多事情都底定了,有點像是秘書確認行程,一件重要的事情確認,就可以推敲出後面的所有排序,像是時間的錨點,從已經確定的計畫上面的「一」,立刻找到那個段落,預備好相關的「二、三、四、五…」。而這問題只有了解妥拉(律法書)和先知書的門徒才會問的。

使徒行傳 1:6 他們聚集的時候,問耶穌說:主啊,你復興以色列國就在這時候嗎?

        目前外邦教會,多半認為回歸是猶太人的事,但這是很嚴重的誤解。說嚴重是因為當我們有一絲這樣的想法,聖經中一切有關於回歸的事物、啟示都隨之關閉,只停留在「猶太人回歸跟我們沒關係,我們會上天堂」,而不是「彌賽亞在地上作王一千年」的思維,這使外邦教會將會眼瞎、耳聾的面對將要發生的事,即使有兆頭,我們甚至不能察覺,也不在乎,也不明白,且我們將在不曉得國度藍圖和進程的視野下討論末世。

        所以首先我們要先確立一個觀念,回歸不只關乎以色列,也關乎外邦教會,甚至關乎全世界。

撒迦利亞書 8:3 耶和華如此說:我現在回到錫安,要住在耶路撒冷中。耶路撒冷必稱為誠實的城,萬軍之耶和華的山必稱為聖山。

以色列復國的應驗和外邦教會

        我們先來說回歸跟外邦教會有什麼關係?這需要提一點歷史。自從猶太使徒將福音傳給外邦,當時候極大的復興在歐洲,後來碰到了君士坦丁將猶太彌賽亞立成國教,但卻改變了節期和律法,形成了天主教體系,天主教和政治大權在握,用了五百年的時間消除所有猶太根源,經過漫長五百年的猶太根源斷絕政策,直到天主教完全墮落,後來 16 世紀從其中出來的新教稱為基督教,基督教有了自己「因信稱義、唯獨聖經」的教義,但也繼承了天主教部分傳統(像聖誕節)和希臘思想、反猶思想,直到現在近一千四百年的時間或講基督教五百年的時間,經常是拒絕猶太根源、妥拉和節期的,甚至反猶的思想劣跡斑斑。

安提阿大公會議 (The Council of Antioch,西元三四五年)
“ 如果任何主教、神父或執事膽敢在此會議後與猶太人慶祝逾越節,此會議將審判他們,並將他們從教會中除籍。此會議不僅將他們從服事中除職,並處分其他與該人有所溝通的人。 ”

第二次尼西亞大公會議 (The Council of Nicea II ,西元七八七年)
“ 公開或私下遵守安息日,並跟隨猶太禮儀的人不準守聖餐、禱告或踏進教會。 ”

馬丁·路德猶太人和他們的謊言》 (西元一五四三年)
「首先,要燒掉他們的猶太會堂或學校……這樣做是為了尊重我們的主和基督教,這樣上帝能看到我們是真正的基督徒……」
「第二,我建議夷平和摧毀他們的房子。」
「第三,我建議奪走他們所有的禱告書和塔木德著作,這些作品教導的是偶像崇拜、謊言、詛咒和褻瀆神靈。」
「第四,我建議他們的拉比從今以後禁止教學,違者則處死或被懲罰……」
「第五,我建議猶太人禁止在馬路上通行,因為國內沒有他們的事情……」
「第六,我建議禁止讓他們放高利貸,這樣所有現金以及銀子、金子等財富都要從他們那裡拿走……」
「第七,我建議給年輕、強壯的猶太人一個枷,一把斧子,一把鋤頭,一把鐵鍬,一根繩子或一根紡錘,讓他們汗流浹背地謀生……但是,如果我們擔心他們可能傷害我們或我們的妻子,孩子,僕人,牛等……那麼,讓我們效仿其他國家,如法國,西班牙,波希米亞等一般的做法,將他們永遠趕出國土……」

        歐美的反猶主義認為「猶太人是該被咒詛的」,都可以追朔到外邦教會的歷史,雖然有政治因素,但卻是由外邦教會開始的,認為猶太人因為殺害耶穌、太邪惡而受咒詛,所以試圖抹除所有猶太彌賽亞的特徵和文化,耶穌變成金髮藍眼睛的歐洲人,灌輸人們「耶穌不屬於猶太人」、「耶穌只住在外邦教會裡」…,要認識耶穌、得到救恩就要按外邦教會的規矩,漸漸塑造出耶穌是外邦人的神, 神已揀選外邦教會取代了以色列的取代神學,認為教會就是屬靈的以色列,所有應許、祝福、立約都是對外邦人說的,神要祝福我們,卻要咒詛猶太人,這想法已經變成歐美「普遍認知」。

        因此當福音來到亞洲,這思想成為我們的神學基礎,我們無形中用西方教會、希臘思想取代猶太思想,外邦教會幾乎沒有認知到,所接受的福音就是猶太使徒傳的,傳給我們的是一位猶太彌賽亞,是以色列的神。

約書亞記 24:23 約書亞說:你們現在要除掉你們中間的外邦神,專心歸向耶和華─以色列的神。

        仔細去思考,猶太使徒討論的是如何讓外邦人可以認識猶太彌賽亞,而外邦人討論的是如何讓猶太人可以進到基督教。這中間有什麼東西被改變了?又是否主客顛倒了?

        原本外邦人受了福音的好處,能成為猶太人的祝福,卻因為失去了根,漸行漸遠。外邦教會離棄了妥拉和節期,甚至成了最反猶的一群人,處處敵擋、迫害 神揀選的以色列;這段漫長的歷史使「基督教」在猶太人心中惡名昭彰,猶太人怎麼看我們?他們認為我們信的那位外邦 神,在所謂「新約」的教導下,去反猶、屠殺猶太人,哪一個猶太人會信屠殺猶太人的彌賽亞呢?一個歷史上叫外邦人不斷迫害、屠殺猶太人的神,又怎麼可能會是先知書上所記「拯救以色列的彌賽亞」呢?這造成了現今猶太人認識彌賽亞的巨大障礙。

        而直到 1948 年以色列復國開始,以色列恢復了在迦南地的主權,當我們走在以色列大街上,看著猶太人來來往往,全城都按著安息日的誡命停止工作,這看似普通卻是親眼見證 神話語的應驗,這時外邦人才慢慢醒悟。在 2010 年左右,有更多人渴望去到以色列,於是「恢復希伯來根源」的浪潮開始臨到教會,更多人在討論什麼是以色列、妥拉、節期,甚至有極少數信徒和教會開始嘗試過節期。

        雖然模模糊糊,但這說不出的渴慕,讓外邦教會察覺到自己的根源好像是在以色列,想起傳福音給外邦人的都是猶太使徒,耶穌是猶太人,愈是看以色列是如何讀妥拉、過安息日、慶祝節期,那些蒙蔽的帕子越是被揭開,好像光照一樣,原來外邦教會不是屬靈的以色列,原來不是把聖經所有東西都屬靈化就是正確的,原來不是每個經文都可以強行套用在外邦人身上。

        以色列回歸復國,對外邦教會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和挑戰,因為外邦教會終於承認自己是外邦人,又不斷看見猶太群體與外邦教會有著強烈對比,他們像一面聖經的鏡子立在那裡,他們守妥拉、過安息日和節期,這些都是 神在聖經上所吩咐的,而外邦人棄絕安息日,改成主日聚會,棄絕耶和華的節期,改為慶祝聖誕節和復活節,這些卻不是神所吩咐的。最終,我們只能承認, 神揀選以色列是列國的榜樣,是國度的範本。

出埃及記 19:4 – 6 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,你們都看見了,且看見我如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,帶來歸我。如今你們若實在聽從我的話,遵守我的約,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,因為全地都是我的。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,為聖潔的國民。這些話你要告訴以色列人。

        如果以色列沒有回歸,這一切啟示對我們仍舊是關閉的,我們會繼續認定自己是屬靈的以色列,繼續認定國度是指屬靈的事,繼續認為用神學去廢掉律法和節期是 神所認同的,以為自己就是那長子,以為 神的旨意是繞著外邦教會轉的,這樣的錯謬不知道還會再持續幾千年。但 神要顛覆外邦教會所認為的,要使外邦人謙卑下來,為錯誤悔改,所以外邦教會是因為以色列的回歸,才得以開始重新思考我們讀的聖經,尋找根源,走上回歸的路。

以賽亞書 49:3 – 6 你是我的僕人以色列;我必因你得榮耀。…現在他說:你作我的僕人,使雅各眾支派復興,使以色列中得保全的歸回尚為小事,我還要使你作外邦人的光,叫你施行我的救恩,直到地極。

        如今,已經有許多人走上屬靈上行的道路,他們學習希伯來語、妥拉,用希伯來思維讀聖經,這是外邦人復興的前兆。可預見的未來,會有越來越多人加入,許多外邦人將會喊著說「妥拉必出於錫安!」

以賽亞書 2:2 – 3 末後的日子,耶和華殿的山必堅立,超乎諸山,高舉過於萬嶺;萬民都要流歸這山。必有許多國的民前往,說:來吧,我們登耶和華的山,奔雅各神的殿。主必將他的道教訓我們;我們也要行他的路。因為訓誨必出於錫安;耶和華的言語必出於耶路撒冷。

(大回歸系列) 1-1 復興的浪潮和回歸之路 – 以色列復國的應驗和外邦教會
(大回歸系列) 1-2 復興的浪潮和回歸之路 – 歷史回歸的重複的預演
(大回歸系列) 1-3 復興的浪潮和回歸之路 – 應驗三大節期的回歸進程

You May Also Like

每周妥拉 – 他住在 וַיֵּשֶׁב

安息年 (三)

安息年 (二)

安息年 (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