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周妥拉 – 我的律例 בְּחֻקֹּתַי

你們若不聽從和遵行

利未記 26:3 – 4 你們若遵行我的律例,謹守我的誡命,​​我就…

本週的內容延續上週禧年條例,進一步透過「你們若遵行」或「你們若不遵行」,將福禍一分為二,講到承受地業之後不同態度,就有不同的結果。提醒著,當百姓回歸到產業上持守妥拉的誡命、律例、典章和盟約, 神必然要一次次的賜福,守約的群體將世世代代昌盛;反之,當百姓厭惡妥拉, 神也必然一次次的降禍,使百姓在仇敵前敗落,若仍硬心敵擋妥拉,最終將被逐出地業,流散在外邦,直到謙卑悔改。

利未記 26:14 – 15 你們若不聽從我,不遵行我的誡命,厭棄我的律例,厭惡我的典章,不遵行我一切的誡命,背棄我的約,我待你們就要這樣:…

 神明確的說「你們若不聽從我,不遵行『我的誡命 (所有誡命)』,『厭棄 (藐視、拒絕)』我的律例,『厭惡 (痛惡、憎恨)』我的典章,不遵行我一切的誡命,『背棄 (破壞、破碎)』我的約」,已經很清楚表明當 神的百姓反對妥拉,或用任何一種形式破壞妥拉時, 神都不會坐視不管,反倒主動用災厄來提醒 神的百姓要悔改。

利未記 26:21 你們行事若與我反對,不肯聽從我,我就要按你們的罪加七倍降災與你們。
利未記 26:23 – 24 你們因這些事若仍不改正歸我,行事與我反對,我就要行事與你們反對,因你們的罪擊打你們七次。
利未記 26:27 – 28 你們因這一切的事若不聽從我,卻行事與我反對,我就要發烈怒,行事與你們反對,又因你們的罪懲罰你們七次。

人順服聖靈,自然願意遵行妥拉,因為聖靈絕不會感動人去悖逆 神的誡命;只有體貼肉體的人,才會敵擋妥拉,這是極容易分辨的。然而敵擋妥拉也如 神所說的「行事與我反對」,這清楚表明反對妥拉就等於悖逆 神。群體一但如此,就開始沈淪走下行的道路; 神三次講到「行事與我反對,不肯聽從改正歸我」,那 神也必然要七次又七次的降災,來提醒我們要悔改,否則我們的沈淪正在奔向滅亡的道路。

羅馬書 8:6 – 7 體貼肉體的,就是死;體貼聖靈的,乃是生命、平安。原來體貼肉體的,就是與神為仇;因為不服神的律法,也是不能服

從西乃曠野開始,一直到列王記,甚至到眾先知書都反覆印證,「敵擋妥拉是悖逆 神」這是駁不倒的真理;這不僅應驗在以色列歷史裡,甚至猶太人回歸到如今,都見證 神的妥拉永不改變。

外邦教會的選擇

耶穌是國度的王,耶穌從小守安息日、吃潔淨飲食、綁衣裳繸子, 祂並沒有廢掉妥拉律法;對 祂來說遵行妥拉是義務和榜樣,不是律法主義,反倒重複以妥拉來教導門徒最小的誡命都不能廢去。外邦教會是以色列的延伸,我們被接枝到猶太彌賽亞的國,一同領受猶太彌賽亞之血的救贖,一同承受 神的盟約。

我們既然成為 神聖潔國度的子民,就無法規避 神國度的責任與義務。我們若謙卑學習妥拉並調整自己來對齊 神的妥拉時,就算不能盡善盡美, 神會紀念人願作的心;反之,若我們用神學和傳統為理由,貶低甚至敵擋妥拉的時候,實際上是背棄了 神國的公民責任和義務,也是在挑戰 神的國度與權柄。

申命記 29:14 凡與我們一同站在耶和華─我們神面前的,並今日不在我們這裡的人,我也與他們立這約,起這誓。
​​以弗所書 2:19 這樣,你們不再作外人和客旅,是與聖徒同國,是神家裡的人了

所以我們可以自問,外邦教會現在到底是符合「你們若遵行」或「你們若不遵行」哪一種情況呢?

當外邦教會傳講「主日已取代安息日」「安息日和妥拉已被廢掉」「妥拉是律法主義」「舊約是過去式不需要遵守」「遵行舊約會失去救恩」這類的神學觀,很明顯是在抵擋 神和 祂的權柄;教會一邊奉主名傳福音,另一邊卻教導信徒拒絕妥拉,群體就在這樣偏差教導之中被建造。

我們藉著猶太彌賽亞耶穌的血與 神立約,這盟約藉著亞伯拉罕的信,擴大成西乃的國度之約,直到眾先知和彌賽亞耶穌都反覆申明「悔改回轉到妥拉」。 神不但沒有以「福音書、使徒書信、啟示錄」跟外邦人另立別的約,甚至在逾越節立新約對象是猶太門徒,五旬節聖靈充滿的對象都是猶太門徒,即便之後猶太使徒四處傳講福音時,都仍繼續遵行妥拉、教導妥拉,也認為外邦門徒在安息日去會堂學習妥拉是最基礎的門訓。

耶利米書 31:31 – 33 耶和華說:日子將到,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另立新約,…耶和華說:那些日子以後,我與以色列家所立的約乃是這樣:我要將我的律法 (原文 תּוֹרָתִי 我的妥拉) 放在他們裡面,寫在他們心上。我要作他們的神,他們要作我的子民。
使徒行傳 15:21 因為從古以來,摩西的書在各城有人傳講,每逢安息日,在會堂裡誦讀。
約翰壹書 3:4 凡犯罪的,就是違背律法;違背律法就是罪。

然而外邦教會被君士坦丁改變 神的節期與律法,產生出「新約廢掉妥拉和節期」的神學,使用太陽曆和慶祝異教節期,教會變成權力工具,推行「去猶太化」和迫害猶太人,甚至墮落到販賣各樣贖罪券;一千多年下來,外邦教會早已不知道 神的盟約內容是什麼。

我們可以思考,輕視與拒絕妥拉一千多年,外邦教會守了多少 神的盟約呢?又或者在 神的國度裡,持守多少合乎 神妥拉的律例典章呢?是否連「守 神的盟約、做 神國度守法的公民」的問題,外邦門徒都沒去好好想過呢?

但無論外邦神學多混亂,都無法改變妥拉,也無法改變妥拉是 神國度典章的事實。

我們不能忘記, 神創造萬物並賦予法則,世界是圍繞著 神的會幕運作,而妥拉將法則表明出來,因此妥拉是永不改變,一點一劃都不能廢去;它不但指出猶太彌賽亞,更支撐猶太彌賽亞國度的運作,表明出律法典章就是王的旨意,親口的諭旨,國度若沒有法律,那只是空洞無序的政權。

出埃及記 20:8 當記念安息日,守為聖日。
利未記 25:4 第七年,地要守聖安息,就是向耶和華守的安息,不可耕種田地,也不可修理葡萄園。
馬太福音 6:10 願你的國降臨;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,如同行在天上。

塵封的妥拉

外邦教會要反思以色列歷史,當以色列的列王走向敗壞,直到約西亞王聽見祭司在聖殿裡找到律法書,並聽見律法書 (妥拉) 上的話,就大大震驚,才發現以色列這些世代面對這麼多層出不窮的災厄、異教、戰亂,正是因為完全離棄了 神的妥拉,背了 神的盟約;當下就就自卑哭泣,尋求悔改, 神便向約西亞王施恩。

​​列王記下 22:8 – 16 大祭司希勒家對書記沙番說:我在耶和華殿裡得了律法書。希勒家將書遞給沙番,沙番就看了。…書記沙番又對王說:祭司希勒家遞給我一卷書。沙番就在王面前讀那書。王聽見律法書上的話,便撕裂衣服,…他對他們說:耶和華─以色列的神如此說:你們可以回覆那差遣你們來見我的人說,耶和華如此說:我必照著猶大王所讀那書上的一切話,降禍與這地和其上的居民。

然而,外邦教會一千多年來將妥拉放置在哪呢?妥拉被我們丟棄了,還是塵封了呢?當領袖看見外邦教會違背妥拉在運作時,多少人跪在 神面前撕裂心腸、自卑悔改呢?

單論 神說「當守我的安息日」,外邦教會可以用無數理由拒絕,彷彿外邦神學與傳統比 神的誡命更重要;諷刺的是,當面對摻雜異教的聖誕節、復活節,外邦教會卻用無數的理由來守住它。

以西結書 20:16 因為他們厭棄我的典章,不順從我的律例,干犯我的安息日,他們的心隨從自己的偶像。

我們經常以為經上的祝福都是指著外邦教會,那些不悔改而被審判和咒詛的是「不信主的人」,迫切禱告他們要快點悔改,看似外邦教會在乎 神國度的聖潔公義;但當讓我們面對 神的誡命時,外邦教會卻是輕視妥拉的,用許多「神學理由」搪塞而不願悔改,那究竟我們都叫人悔改什麼呢?

羅馬書 2:21 – 23 你既是教導別人,還不教導自己嗎?你講說人不可偷竊,自己還偷竊嗎?你說人不可姦淫,自己還姦淫嗎?你厭惡偶像,自己還偷竊廟中之物嗎?你指著律法誇口,自己倒犯律法,玷辱神嗎?

我們必須知道,猶太彌賽亞 (基督) 的信仰不是勸人為善的宗教而已,悔改不是只在道德層面; 違背 神創造萬物的法則,和 神國度的體制都是脫離受造的旨意,因為人離棄了起初的法則,虧缺了 神的榮耀。就像違背安息年去耕種、債務不豁免,在禧年不讓產業回歸都是罪;所以不僅是道德,舉凡違背妥拉,使我們脫離 神的曆法和體制,都需要悔改。

利未記 25:4 – 5 第七年,地要守聖安息,就是向耶和華守的安息,不可耕種田地,也不可修理葡萄園。遺落自長的莊稼不可收割;沒有修理的葡萄樹也不可摘取葡萄。這年,地要守聖安息。
利未記 26:35 地多時為荒場,就要多時歇息;地這樣歇息,是你們住在其上的安息年所不能得的。

當我們為社會各樣的不公義、各種悖逆的制度禱告時,首先該省察自身;我們在這片土地上,究竟是否竭力的遵行妥拉,並實踐在生活、職場、社會裡呢?我們為何在仇敵面前敗落呢?外邦教會為何失去社會的影響力,各樣黑暗的勢力為何在社會裡掌權呢?這不單是用宣告來解決的, 神的妥拉清清楚楚點出外邦教會的問題。

利未記 26:14 – 15 你們若不聽從我,不遵行我的誡命,厭棄我的律例,厭惡我的典章,不遵行我一切的誡命,背棄我的約,我待你們就要這樣:…

不是仇敵太強盛,也不是他們有權勢與智謀;主要根源是因為 神的百姓輕視妥拉,最終就「敗在仇敵面前,恨惡你們的,必轄管你們」,我們既然厭惡 神公義的典章, 神就任憑世俗的潮流、埃及的體制轄制我們。

利未記 26:17 我要向你們變臉,你們就要敗在仇敵面前。恨惡你們的,必轄管你們;無人追趕,你們卻要逃跑。

我們不當只注意寫著祝福的經文,以為拿它禱告幾次,祝福就是我們的;但卻忽略 神給的義務和要求,「你們若遵行」或「你們若不遵行」。如果我們是站在「不遵行」的那一邊,我們應該更仔細讀那些審判清單,心生警惕;因為 神是公義的, 祂怎樣審判以色列,也照樣要審判拿著聖經、奉主名講道的外邦教會。

羅馬書 2:9 – 11 將患難、困苦加給一切作惡的人,先是猶太人,後是希利尼人…因為神不偏待人。
羅馬書 11:20 – 22 不錯!他們因為不信,所以被折下來;你因為信,所以立得住;你不可自高,反要懼怕。神既不愛惜原來的枝子,也必不愛惜你。可見神的恩慈和嚴厲,向那跌倒的人是嚴厲的,向你是有恩慈的;只要你長久在他的恩慈裡,不然,你也要被砍下來。

外邦教會必須知道,當我們刻意反對妥拉,為群體帶來的結果絕對是毀滅性的,不僅外邦教會無法將 神的法則帶給全地,自身也會落到罪惡與世俗之中;無論我們如何用神學掩蓋錯誤,最終面臨的就是 聖經上所告訴我們的結局。

​​馬太福音 7:22 – 23 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:主啊,主啊,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,奉你的名趕鬼,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?我就明明的告訴他們說:我從來不認識你們,你們這些作惡的人,離開我去吧!

外邦教會的醒悟與悔改

耶利米書 6:16 – 19 耶和華如此說:你們當站在路上察看,訪問古道,哪是善道,便行在其間;這樣,你們心裡必得安息。他們卻說:我們不行在其間。我設立守望的人照管你們,說:要聽角聲。他們卻說:我們不聽。列國啊,因此你們當聽!會眾啊,要知道他們必遭遇的事。地啊,當聽!我必使災禍臨到這百姓,就是他們意念所結的果子;因為他們不聽從我的言語,至於我的訓誨(原文 תוֹרָתִי 妥拉),他們也厭棄了。

我們為何走到這個地步呢?

外邦教會走了以色列歷史犯法、背約的老路,掩耳不聽眾先知書的呼籲而悔改,甚至先知書裡所描述的現象「強解聖經、廢棄妥拉、異教摻雜、假冒平安、假先知預言」現今都層出不窮,這都指出我們早已偏離正道,見證我們的悖逆;叫人清楚的看見,外邦教會一千多年的歷史並沒有比以色列人更好。

以西結書 22:26 – 28 其中的祭司強解我的律法,褻瀆我的聖物,不分別聖的和俗的,也不使人分辨潔淨的和不潔淨的,又遮眼不顧我的安息日;我也在他們中間被褻慢。…其中的先知為百姓用未泡透的灰抹牆,就是為他們見虛假的異象,用謊詐的占卜,說:主耶和華如此說,其實耶和華沒有說。
耶利米書 8:7 – 11 空中的鸛鳥知道來去的定期;斑鳩燕子與白鶴也守候當來的時令;我的百姓卻不知道耶和華的法則。你們怎麼說:我們有智慧,耶和華的律法在我們這裡?看哪,文士的假筆舞弄虛假。智慧人慚愧,驚惶,被擒拿;他們棄掉耶和華的話,心裡還有什麼智慧呢?…因為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一味地貪婪,從先知到祭司都行事虛謊。他們輕輕忽忽地醫治我百姓的損傷,說:平安了!平安了!其實沒有平安。

我們理解,這些歷史所累積的問題,是眾人信仰習慣依賴於西方神學傳統;看見外邦教會的困境,即便我們感到非常遺憾與沈重,但終究有去面對的一天,就像馬丁路德提出「唯獨聖經、因信稱義」、20 世紀聖靈運動,省思與悔改是必須的;因此在以色列復國之後,聖靈讓外邦教會希伯來根源的復興,正是新世代勇敢起來正視問題的時刻,我們必須恢復希伯來根源!

只有新酒放在新皮袋裡,新酒才得以保全,皮袋也不會破裂。

然而利未記書卷的希伯來名稱是「וַיִּקְרָא」,意思是「他呼叫」。讓我們看見 神是如何呼召群體,將 神國度法則託付給他們,使他們勇敢的分別為聖。 神也在這世代發出呼聲,要百姓去實踐妥拉;要反思的是,我們被呼召究竟是來保護君士坦丁設立的基督教傳統,還是勇敢的帶領群體悔改,為 神國度妥拉和法則發聲呢?

馬太福音 11:15 有耳可聽的,就應當聽!
使徒行傳 5:29 彼得和眾使徒回答說:順從神,不順從人,是應當的。



本週的反思

  1. 你認為 神為何要將「你們若遵行」或「你們若不遵行」的兩種結果講這麼清楚呢?你認為這跟外邦教會有什麼關係?你認為群體「無心的冒犯」與「故意敵擋」有什麼差異呢?
  2. 你認為外邦教會與 神立的盟約是什麼內容?你認為外邦教會的歷史上有向 神守盟約,或在 神國度中守法嗎?你認為這對我們的生活、職場、事奉、社會產生了哪些方面的影響?
  3. 你認為為什麼外邦教會在社會上失去能力?你認為外邦教會自身敵擋 神的誡命,那教導人悔改會有什麼問題?你認為外邦教會從妥拉來看,哪些是需要悔改的地方?

You May Also Like

每周妥拉 – 我懇求 וָאֶתְחַנַּן

每周妥拉 – 所說的話 דְּבָרִים

每周妥拉 – 各支派 – מַטּוֹת / 所行的路程 – מַסְעֵי

每周妥拉 – 非尼哈 פִּינְחָ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