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-1 死而復活的希伯來語

希伯來語與復國

       說到以色列復國,大家可能聽過錫安復國主義,也知道國父赫茨爾 (בנימין זאב הרצל‎),但可能不曉得希伯來語的復活,其實是以色列復國的隱藏關鍵。

       希伯來語是怎麼消失的呢?是因為猶太人流散到世界各地,受到外邦人的反猶壓迫與同化,甚至有國家政策禁止猶太人使用希伯來語,燒毀了許多希伯來書籍和文本,使猶太人在文化上屢受重創,但因為聖經原文是希伯來語,因此猶太人只在宗教上保留下古希伯來語,閱讀古希伯來語,而口語化的希伯來語就慢慢消失。

       語言的消失,使得猶太人更容易被其他民族同化,猶太人失喪民族的語言,身處異地,若不是因為還存留猶太傳統,像是安息日或讀妥拉,早就完全跟外邦人沒兩樣了。多半猶太人在外邦地怕被人找麻煩,其實他們是非常願意融入外邦社會的,無論是工作、閱讀、說話都像外邦人。久而久之,這也使猶太人開始對自己的身份感到懷疑,幾代下來認為自己已經是一個俄國人、德國人、法國人,因此失去了自我的民族意識。

       就像現在居住美國的猶太人,很多已經世俗化了,他可能知道自己是猶太裔,但他認為自己是美國人。

       然而,即便猶太人渴望融入當地社會,但社會對猶太人的逼迫仍然是不停止的,也沒有減緩反猶的歧視和攻擊。當 1894 年在法國爆發全社會的反猶事件,錫安復國主義已在歐洲萌芽,但仍舊有多數猶太人是不贊同的,認為他們猶太人已經好不容易融入了當地,害怕再製造麻煩,怕被人抓住把柄,變成更多反猶的理由。

       然而,赫茨爾看見反轉、制止反猶是不可能的,只有以色列復國才能讓猶太人安居,而身在同樣年代的希伯來語之父-耶胡達也早已看見。於是他說了這段讓人值得深思的話:

“只要是我們能回到自己的故土,建立自己的國家,希伯來語就得復活。”
—— 以色列現代希伯來語之父 – אליעזר בן־יהודה 艾利澤·本-耶胡達

       猶太人抱著懼怕過外邦生活,是不可能恢復、凝聚民族意識的,更別說是復國,只會永遠成為反猶迫害的對象。耶胡達認為除非希伯來語復活,民族的靈魂才能夠被喚醒。耶胡達讓自己的孩子以希伯來語為母語,開創希伯來語報紙和教育,用盡一生,真的在 20 世紀初將希伯來語復活了!隨後講希伯來語的猶太社群越來越多,開始有希伯來語的故事書、小說、報章雜誌…各樣創作,這默默醞釀了三、四十年,越來越多人願意教孩子希伯來語,恢復自己的民族靈魂。

       1939 年二戰爆發,德國希特勒蓋集中營,像工廠一樣屠殺一批批猶太人,這再次證明,世界是不可能停止反猶的,不但不會停止,它只會更加的殘暴和兇悍。那時經歷二戰的猶太人對於民族意識終於成形,渴望復國的心才來到最高點,他們醒悟自己是猶太民族,永遠不是俄國人、德國人、法國人,無論移居到哪都不可能被接納,除非有猶太國家,否則永遠會遭受到迫害。

       語言乘載了民族悠久的歷史、靈魂,恢復了希伯來語,也等於重新承接列祖的一切思想文化,也意識到自己就是聖經中所寫的希伯來人,他們在屬靈上因而進入了上行,以至於他們不再認為自己能以外邦人自居,他們必須要回到列祖的土地上建國。

以賽亞書 66:8 國豈能一日而生?民豈能一時而產?因為錫安一劬勞便生下兒女,這樣的事誰曾聽見?誰曾看見呢?

       希伯來語至少消失了 1800 年,只有神蹟才能讓這流散世界的民族語言復活,甚至因而讓他們復國,神為何短短不到一百年裡,加速使希伯來語復活,又讓以色列復國呢?為何這浪潮不在 400 年前、800 年前呢?我們曉得,這除了是先知話語的應驗,也是聖靈推動全世界「基督信仰的希伯來根源恢復」的浪潮,先是猶太人,後是外邦人。

以西結書 37:9 – 14 主對我說:人子啊,你要發預言,向風發預言,說主耶和華如此說:氣息啊,要從四方(原文是風)而來,吹在這些被殺的人身上,使他們活了。於是我遵命說預言,氣息就進入骸骨,骸骨便活了,並且站起來,成為極大的軍隊。…我必將我的靈放在你們裏面,你們就要活了。我將你們安置在本地,你們就知道我─耶和華如此說,也如此成就了。這是耶和華說的。

       先知以西結用希伯來語對平原的骸骨發預言,氣息就進到人裏面,像創世記神所呼出的靈,讓人成為有靈的活人;因此以色列家就活過來,這樣屬靈極大的復興,是一個屬靈的上行,進而他們回歸,在那裡建立以色列國。這是一個回歸的路程,應驗了先知的話,也讓我看見了。

       所以我們可以從這段歷史中明白,可預見的,現今教會希伯來根源的萌芽,而希伯來語也在教會中復活時,當我們去問許多人,你為什麼渴慕希伯來語呢?不曉得。你十幾年前有計畫學習希伯來語嗎?沒有。這是聖靈將那渴慕吹入了教會,特別在華人地區,這些人無法解釋心中的渴慕,那是一個徵兆。

       我們看到了嗎?這是聖靈推動的屬靈的上行,不是研究聖經神學的概念,而是進入屬靈的上行,這樣的復興是在靈魂當中的甦醒,以至於我們與猶太人凝聚在同一個古老的希伯來民族意識中,就是透過猶太彌賽亞耶穌將我們接枝到希伯來的橄欖樹上,這是蘊含民族靈魂的巨樹,有希伯來的靈魂。

       我們受到巴別塔影響,現今外面是華人,有一部分的思維是外邦人,但是如今更多的是,我們愈來愈有猶太人的靈魂,有希伯來思維。以至於猶太人曾經跟我們說「你們裏面是猶太人」,這就是保羅講的「裏面作猶太人、真猶太人」,不是學外面表皮的東西,不是文化的模仿,而是裏面像那民族、那靈魂。

以弗所書 3:6 這奧祕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穌裏,藉著福音,得以同為後嗣,同為一體,同蒙應許。
羅馬書 2:29 惟有裏面作的,才是真猶太人;真割禮也是心裏的,在乎靈,不在乎儀文。這人的稱讚不是從人來的,乃是從神來的。

       這是為什麼我們的「希遊事工」,希遊網站的建構,目的是幫助信徒和教會學習希伯來語、明白妥拉,在屬靈當中上行,以至於應驗西番雅書 3:9 所說,萬民要用「清潔的言語」原文是「被揀選、淨化的言語」來求告神,同心合意的事奉神,學習希伯來語。感謝神,我們看見現在華人中有一群能用希伯來語朗讀聖經的牧師、傳道、弟兄姊妹及教會,就知道我們正走在先知預言應驗的道路中。

       外邦教會看以色列歷史如何預演,他們如何因為希伯來語復活,民族大復興,以至於國度重新彰顯在世人面前,也照樣我們也要參與那復興,進入大回歸中,進而同歸 神的國度。

西番雅書 3:9 那時,我必使萬民用清潔的言語好求告我─耶和華的名,同心合意地事奉我。
以賽亞書 2:2 – 3 末後的日子,耶和華殿的山必堅立,超乎諸山,高舉過於萬嶺;萬民都要流歸這山。必有許多國的民前往,說:來吧,我們登耶和華的山,奔雅各神的殿。主必將他的道教訓我們;我們也要行他的路。因為訓誨必出於錫安;耶和華的言語必出於耶路撒冷。

 

(大回歸系列) 2-1 死而復活的希伯來語 – 希伯來語與復國
(大回歸系列) 2-2 死而復活的希伯來語 – 外邦希伯來語的復興
(大回歸系列) 2-3 死而復活的希伯來語 – 希伯來語的鑰匙

You May Also Like

每周妥拉 – 他住在 וַיֵּשֶׁב

安息年 (三)

安息年 (二)

安息年 (一)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